第二百三十六章 故人

云鶴真人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混沌丹神最新章節!

    “使者,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請隨我來!”在這名修士的引領之下,古云來到庭院中間的一張石桌坐下。

    這名修士又恭敬行一禮,然后道:“弟子不知使者大人來此,還望使者贖罪。不知使者來此有何指教。”

    古云也不多說,一揮手,傀儡憑空而出。

    “神奴印記?”那修士一驚,滿臉疑惑的看向古云。

    “使者,你莫不是弄錯了?所有的神力印記都在宗門本部,我怎么可能有神奴印記?”

    這句話一出,讓古云也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其他的分部也沒有神奴印記嗎?”

    “這是自然!神奴印記并非我等能夠掌控的,而且數量極少,只有少數道友才能從神奴后裔的身上煉化出來。”修士苦笑一聲道:“使者看看我,孤身一人,怎么可能去搜捕那些土著的神奴后裔?再者說,現在哪里還有神奴后裔?除了那些極為偏遠的荒島上,其他的地方恐怕早已不見蹤跡了。”

    這名修士所言不假,這些周邊海域修士如此眾多,土著的神奴后裔也不可能繁衍生息,所以獲取神奴印記也就成了一紙空談。

    “別說是四象島,就算是未央島,鈴郎島等島嶼的分部,也不可能有神奴印記的存在。三十多年前,我們曾經發現了一群神奴后裔的藏身之地。周邊數個島嶼傾囊而出,結果被神奴后裔擊潰。損失慘重。四象島的修士,就剩下我一人!”這修士咬咬牙:“幸虧總部的一位靈丹境界前輩出手,才勉強將那群神奴后裔制服。”

    古云不由得想起,當初在烏木島上碰到的那群星羅海修士,說不定就是神奴門的低階修士。

    烏木若兒,也是被這些人所抓捕的。

    古云并不想參與到這種事情之中來,他只想早點將神奴印記收集齊全。

    “使者若是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在下,不過神奴印記,應該都在本部!若是使者可以見到門主,或許可以略微提及四象島的事情!”

    古云點點頭,眉頭微微皺起來。

    倘若此人所說為真,那么難道整個神奴門就這么點神奴印記?

    倘若本部的那名靈丹修士明知此事,為何還要給自己這份海圖,讓自己外出收集神奴印記呢?

    古云心中一沉:難道那位靈丹境界的修士,已經察覺到了神奴印記的作用?

    …………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古云又前往數個島嶼,發現這些島嶼上的神奴門弟子數量并不多,而且他們都聲稱,所有的神奴印記,全部都在神奴門的本部,他們一概不知。

    這么多神奴門的分部修士都沒有神奴印記,此事應該不會為假。

    流星島,一座客棧密間之內,古云盤膝而坐,眉頭微微挑起。

    他幾乎已經確定,分部之中,根本都沒有神奴印記。

    確切的說,在最近的三四十年里,神奴門開始慢慢的消減,各個島嶼上的修士的聯系越來越少,損失的弟子,也沒有任何補充。

    像是四象島,竟然只剩下一個人。

    一邊的破敗,一邊的繁華,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

    古云能夠感受到,整個神奴門,已經被人所掌控,慢慢開始培育他自己的實力,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古云見到的靈丹修士。

    古云之所以能夠拿到一半的神奴印記,很大的可能還是因為此人對落葉居士的畏懼。

    雖然古云作為使者,但是卻無法代表落葉居士。

    倘若讓這靈丹修士發現落葉居士的異常,對古云而言毫無疑問是致命的。

    因此,古云已經不太可能高再次返回神奴門的本部,但是古云又該如何收集神奴印記呢?

    這比古云所想象的要難得多。

    倘若不能得到足夠多的神奴印記,古云無法與落葉居士交代,得到結金丹的希望也就不能實現了。

    正在古云冥思苦想,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傳來一個輕微的敲門聲。

    走進來的是客棧的雜役:“前輩,有另外一位前輩說要拜訪你,說是你的故友……不知……”

    “故友?”古云有些疑惑。

    古云之前從未來到這片海域,而且就算是在整個亂星海之內,稱得上故友的修士,也沒有幾個。

    略微沉吟之后,古云沉聲道:“讓他進來吧。”

    雜役滿臉喜色的拱手出去,樓下那位前輩大方的很,說不定一高興給他大量賞賜呢。

    ……………………

    不多時之后,一個頭戴斗笠,身披黑袍的男子進入古云的房間。

    他先將房門關好,然后不緊不慢的將身上披風和斗笠摘下來。

    額頭上,明顯一個細長的疤痕。

    “古道友,許久不見了!”

    見到此人的模樣,古云眼中露出一絲驚色來,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古云在廣月島相識的刀疤臉,古云與他們師兄妹數人還曾經一起參加過明月宗的歷練。

    不過后來古云被明月宗圍捕,也聽說刀疤臉等人竟然盜竊了明月宗的寶庫被通緝。

    后來隨著古云離開明月宗,就漸漸的斷絕了刀疤臉等人的消息。

    沒想到,竟然能夠在這種地方見到刀疤臉。

    “道友,許久未見!”

    “古道友,別來無恙,沒想到道友竟然成了神奴門的使者!”刀疤臉面上沒有任何表情,但是聲音卻有幾分怪異。

    古云聽到這句話,臉色瞬間大變。

    古云與刀疤臉,當然算的上是故交,但是古云成為神奴門使者的事情,只是最近而已。而且除了在本部之外,古云一直隱匿自己的身份,刀疤臉是怎么知道的?

    刀疤臉出古云的一樣,沉聲道:“或許道友沒有注意到,你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我剛好在大殿之中,當我看到道友的時候,異常驚訝。甚至懷疑自己看花了眼,不過最終確定,竟然真的是道友。我所認識的修士不少,最為佩服的還是古道友,當初被明月宗通緝,竟然可以安然脫身。”

    古云聽到這里,眼中精芒一閃,原來這刀疤臉也是神奴門的修士。

    古云剛進入大殿的時候,修士的數量不少,古云也沒來得及挨個打量。

    “道友也不是從明月宗安然脫身嗎?咱們彼此彼此……”古云心中生出一絲謹慎之意來,當初古云明明從刀疤臉口中聽說族人,本以為刀疤臉是一位家族修士,怎么會成為神奴門修士了?這其中肯定有古云不知的隱秘。

    提及明月島之事,刀疤臉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當初為了讓我脫身,我的師妹和兩位師弟盡數斃命,這代價可算是不小。”

    刀疤臉長嘆一口氣道:“罷了,這些傷心的過往事情,不提也罷。我當日發現古道友之后,一直在尋找一個合適的機會,能夠與道友見一面。現在總算是如愿以償了。”

    古云沉吟道:“道友來見我,絕對不是為了找我敘舊吧,若是有什么事情,盡管開口。”

    “我只想知道,道友是如何成為神奴門使者的!”刀疤臉盯著古云道。

    古云上下打量刀疤臉,眉頭一挑:“我倒是想知道道友什么時候成為神奴門修士的。”

    兩個人就這么面對面的相互對視著,許久之后,兩人都從對方看到一絲別樣的神色。

    刀疤臉率先開口道:“我許下心神誓言,絕對會對道友今日的一言一行保密。其實我一直就是神奴門弟子,從未孩提時代,就在神奴門成長,修煉法決。”

    “我剛剛才成為神奴門使者,受門主所托!”古云道:“不過,我與道友接觸的過程之中,發現道友更像是一名土著修士,而并非是宗門之內的修士。”

    “哈哈哈!”刀疤臉哈哈大笑起來:“道友觀察倒是仔細,此事我并不否認。但是道友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乃是神奴門弟子就可以了。不知道友能否告訴我,這神奴門門主到底是誰,藏在何處?這些年來,他收集這么多神奴印記,究竟作何之用?”

    古云略微沉吟,搖搖頭道:“這些問題,恕我無法回答!”

    “古道友!這些問題對我十分重要,我愿意用任何代價交換!”刀疤臉盯著古云。

    “理由!”古云沉聲道。

    “理由?”刀疤臉深吸一口氣:“我很確信,當我第一次遇到道友的時候,你絕非神奴門之人。而你現在,竟然成了神奴門的使者,我不知道我是否應該相信你。不過反正我也無生無可戀……我若是說出理由來,道友能否告訴我神奴門門主到底是誰,又身在何處?”

    古云能夠感受到刀疤臉心中的不平靜,這種表情不可能是裝出來的。

    難道是那位靈丹修士派刀疤臉來詢問門主的消息,想要取而代之?

    “我可以告訴你門主的大體身份,但是他的修煉之地以及其他的信息,卻無法告訴你。當然,這是你在說出理由的前提之下,你也可以不說,我就當今日之事沒有發生過!”古云打量著刀疤臉,他實在不明白,刀疤臉究竟是什么意思。

    “其實我是一名神奴后裔!”刀疤臉的第一句話,就讓古云措不及防。

    “不錯,我是一名神奴后裔,一個被神奴門殺死無數先輩的人,因為我身上的血脈太過稀薄,竟然被神奴門的人當做孤兒,成為神奴門弟子。從加入神奴門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尋找神奴門宗主的蹤跡,無論如何,我也殺死他。是他害的無數神奴土著家破人亡,死在他手中的神奴后裔不計其數!”刀疤臉雙目赤紅,咬牙說道。

    “我潛入明月宗,就是為了尋找一件可以殺死神奴門門主的寶物!古道友,你現在明白了吧?”

    古云沒想到,刀疤臉竟然有這么坎坷的經歷,長嘆一口氣,古云道:“正如我之前所言,我成為使者也只是一個意外。至于你想要尋找的宗主,已經在閉關百年以上了。至于閉關的位置,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另外,我此次出現,是受他的委托,收集神奴印記。除此之外,我不會告訴你更多的信息,實際上,我對門主的了解,也極少。”

    古云輕嘆一口氣道:“神奴門門主創建了神奴門,殺害了不少神奴后裔,我也完全理解你的心情。不過我還是奉勸道友一句,此事就此作罷,你有可能此生都無法找到門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