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四章 路上行刺

六道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漢天子最新章節!

    金丹說道:“楊兄弟,我需要你幫我去殺一個人。”

    楊賢并不意外,他本就是名刺客,金丹找他做事,肯定是要他刺殺別人。他問道:“金先生讓我去殺誰?”

    金丹說道:“杜林。”

    “杜林?”楊賢愣了片刻,問道:“是持書杜林?”持書是官名,用現代的話講,相當于隗囂的機要秘書。

    金丹點點頭,說道:“就是杜持書。”

    楊賢沉吟片刻,說道:“我知道了。”說著話,他轉身就要走。金丹把他叫住,笑問道:“楊兄弟不問我為什么要殺他?”

    “我并不需要知道理由,既然金先生要殺他,一定有要殺他的道理。”楊賢說道。

    對于楊賢的回答,金丹很是滿意,他說道:“不要在城內動手,明日一早,杜林會出城,你在城外找個機會,除掉他。”

    楊賢欠了欠身,說道:“知道了。”“殺杜林,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大王的意思。杜林心懷二意,欲背叛大王,投靠劉秀,可杜林知道的事情太多,絕不能讓他活著去到漢軍那邊。不過,杜林畢竟是天下聞

    名的士大夫,大王若直接殺他,勢必要壞了大王的名聲,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刺殺,讓此事和大王扯不上任何干系。”

    說著話,金丹從一旁拿起一只托盤,遞給楊賢,后者轉目一瞧,托盤上擺放了五枚金餅。他先是一怔,而后欠身說道:“金先生讓我辦事,我不收賞金。”

    金丹含笑說道:“這是大王的賞賜,你收下吧!”

    “這……”

    “你收了大王的賞賜,再為大王辦事,大王反而會更加放心。”金丹含笑說道。

    楊賢想了想,不再推辭,將托盤中的五只金餅全部揣入懷中,然后他向金丹拱手施禮,說道:“金先生代我多謝朔寧王,也請朔寧王放心,我楊賢一定會把事情辦妥!”

    金丹笑了笑,揮手說道:“好了,去做事吧!”

    “楊賢告辭!”楊賢向金丹又躬了躬身,倒退兩步,然后轉身走出房間。

    望著楊賢離去的背影,金丹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

    他知道,像杜林、鄭興、申屠剛這些士大夫們,都很瞧不起自己,可杜林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這個被他瞧不起的小人物,現在卻能輕而易舉的取他性命。

    當晚,杜林在家中收拾細軟、糧食以及日常用品,翌日一早,他和家人便帶上杜成的靈柩,離開杜府,直奔北城方向而去。

    到了北城這里,杜林的隊伍被軍兵們攔下來。

    杜林走上前去,將隗囂的手諭拿出,遞給城門軍侯,說道:“我要護送舍弟的靈車,回扶風老家,大王已經恩準,這是大王手諭。”

    城門軍侯急忙把手諭接過來,定睛細看,確是大王的手諭沒錯,他畢恭畢敬地把手諭還給杜林,扭轉回頭,向手下的軍兵們揮揮手,大聲喊喝道:“打開城門!”

    說完話,他又對杜林說道:“杜持書,城外到處都是漢軍,此次杜持書要回扶風,路上可要多加小心啊!”

    杜林向城門軍侯笑了笑,頷首說道:“我知道。”

    隨著咯吱、咯吱的聲響,沉重的城門被緩緩拉開,接著,城門外的吊橋也被放下來。杜林向城門軍侯道謝,而后登上馬車,乘車出城。

    漢軍的大營在西城的南部,杜林走的是西城的北城,相對而言,北城這邊還是比較消停的,城外也看不到有漢軍的兵馬。

    出了西城,杜林一行人一路北上,看起來,并沒有要去漢營的意思。隊伍走出了六、七里地,再往前走,前方的道路兩邊都是荒地。

    荒地里,既有積雪,又有枯黃的雜草。向周圍觀瞧,荒無人煙。隊伍正往前走著,突然間,路邊的荒草當中,嗖的躥出一人,這人沖出來的同時,連續射出弩箭。

    幾名走在隊伍外圍的隨從,躲避不及,中箭倒地,見狀,其余的隨從們紛紛尖聲叫喊道:“有刺客!”“保護大人!”

    十數名隨從紛紛抽出佩劍,將杜林所乘的馬車護住。至于其它的仆人,則是嚇得四散奔逃,只一會的工夫,就跑出好遠。

    這名突然出現的刺客,正是埋伏在此的楊賢。

    看到杜家的隨從們都集中在一輛馬車的四周,他立刻意識到,這就是杜林乘坐的馬車。他扔掉手中的弩機,拔出佩劍,直奔馬車這邊而來。有兩名隨從持劍迎上他,到了近前,兩人同時出劍,分刺楊賢的胸口。楊賢身形向下一低,從兩把佩劍的下方躥了過去,緊接著,他向左右各刺一劍,兩名隨從心口窩中

    劍,雙雙慘叫一聲,撲倒在血泊中。

    楊賢越過兩名隨從的尸體,來到馬車近前,周圍一下子又沖上來七、八名隨從,他們都是杜府的護院,身手也算不錯,但在楊賢面前,可就不夠瞧的了。

    雙方也就打了十幾個回合,七、八名護院便已倒下六人。

    余下的幾名護院,臉色煞白,身子倚靠著馬車,心驚膽寒地看著楊賢。

    楊賢隨手甩了甩劍身上的血跡,邊往前走著,邊面無表情地說道:“我不想殺無辜之人,想要活命,就都給我讓開!”

    這些肯跟隨杜林一同離開西城的護院,對他都是忠心耿耿,現在即便明知不敵,卻無一人逃走,眾人相互看了看,紛紛大喝一聲,準備一同沖向楊賢。

    “都住手!”隨著一聲喊喝,杜林從馬車里走出來。他上下打量楊賢一番,問道:“你是專程來殺我的?”

    “五斤黃金。”楊賢說話時,低頭看著手中劍。

    杜林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對方是說,有人出五斤黃金買自己的人頭。

    他也不問是什么人要買自己的首級,他對周圍的幾名護院說道:“他要殺的人是我,與你等無關,你們,都走吧!”

    “大人——”

    “大人,我們不走,我們和他拼了!”

    杜林搖搖頭,說道:“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又何必去白白送命?”說著話,他看向楊賢,說道:“你要殺的人是我,放他們走吧!”

    楊賢聞言,忍不住多看了杜林幾眼。

    他動手的時候,通常不太愿意去看對方,更不愿記住對方的長相,不過杜林倒是勾起他的好奇,在面對他時,也很少有人會做出杜林這樣的舉動。

    “你不怕死?”

    “人又哪有不怕死的?但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

    “你知道是朔寧王要殺你?”楊賢暗吃一驚。他對隗囂并不以大王相稱,他也不認為隗囂是自己的王。

    “除了大王,還有誰會這么急著要致我于死地呢?”杜林說道:“你要殺我,易如反掌,我只有一個請求。”

    “你說。”

    “讓我把舍弟的靈柩送回家鄉。這是舍弟唯一的遺愿,我若是死了,這也是我唯一的遺愿。”

    杜林是名學者,手無縛雞之力,但面對楊賢這名殺人不眨眼的刺客,他卻是毫無懼色,坦然處之。

    楊賢瞇了瞇眼睛,沒有說話。杜林繼續說道:“如果壯士能代我把舍弟的靈柩送回扶風老家,壯士現在就可以殺了我,提著我的首級去領賞。”

    “……”楊賢身為刺客,他殺過很多人,看過很多人臨死前的反應,有嚇得屁滾尿流的,有拿出金銀珠寶想收買他的,有虛張聲勢放狠話的,但就是沒有像杜林這樣的。

    他凝視杜林好一會,突然收劍入鞘,說道:“你的首級,就先暫存在你的肩膀上吧!”

    杜林與楊賢對視片刻,拱手深施一禮。而后,他走到杜成的靈柩前,一手扶著靈柩,一手扶著車沿,對手下的隨從說道:“過來趕馬車!”

    車夫剛剛已經跑得沒影了,杜林只能讓護院來充當車夫。一名隨從箭步上前,跳上馬車,拿起韁繩和鞭子,驅趕馬車。

    靈柩沉重,兩匹駑馬拉著這么沉重的靈柩,走起來很費勁,也走不了多遠,需要有人推著馬車才行。杜林使出全力,推著馬車,向前行進。

    其它的隨從要過來幫忙,杜林說道:“你們去趕其它的車子,還有,”說著話,他看向地上的尸體,眼中露出黯然之色,說道:“把他們也都帶上!”

    幾名隨從向杜林躬了躬身,然后把同伴們的尸體統統放到馬車上,眾人趕著馬車,繼續上路。

    楊賢站在路邊,看著杜林弓著身子,使出全力推著馬車,心中不由得生出感慨之情。

    杜林不愧是名揚天下的士大夫,如此品行,世間罕見,如此膽識,更是不輸鐵骨錚錚的漢子。杜林推著馬車走出好遠,楊賢身形一晃,快步追上前去。

    而后他站到馬車的另一邊,和杜林一樣,一手扶棺,一手推車。

    對于他的舉動,杜家的護院們紛紛投來復雜的目光。這名刺客,剛剛殺了他們十數名同伴,而現在,又幫著大人一同推靈車,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

    杜林也扭頭看了他一眼,但什么話都沒說,繼續卯足全力的推車。

    他們又往前走出兩三里地,忽然有馬蹄聲傳來,只見一隊漢軍的騎兵正急速奔跑過來。見狀,護院們紛紛停下馬車,杜林和楊賢也停止推車,雙雙直起身形。

    時間不長,一支百余人的騎兵來到眾人近前,騎兵們分散開來,瞬間就把他們圍在當中。

    “這些馬車都屬于何人?報上姓名!”

    楊賢掃視四周的漢騎兵,手慢慢抬起,摸向肋下的佩劍。杜林向四周的漢騎兵拱手施禮,說道:“在下杜林。”

    “杜林?”一名騎兵隊率催馬出列,上下打量杜林一番,問道:“你是隗囂麾下的持書?”

    “是的!”杜林在點頭的瞬間,就聽四周傳來嘩啦啦的聲響,眾騎兵一同端起弩機,弩機的鋒芒齊齊對準了杜林。

    見狀,楊賢肩膀一晃,佩劍出鞘。他不拔劍還好點,這一拔劍,如同捅了馬蜂窩似的,就聽啪啪啪啪一連串的弩機彈射之聲,有十數支弩箭向他射了過去。

    楊賢斷喝一聲,連續揮劍,就聽叮叮叮的聲響連成一片,射向楊賢的十多支弩箭,全部被打落在地。

    騎兵隊率見狀,揚起眉毛,振聲喝道:“放號箭——”他話音剛落,就聽‘啾’的一聲,一支空心的響箭飛上空中,尖銳的叫聲,在高空都傳出去好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