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扶蘇系統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顧淺整個人覺得混混沌沌的,身子也輕飄飄的,似乎在什么地方飄著,周圍極為寂靜。

    在她逐漸有些意識時,腦海中突然響起了一個機械的聲音:“扶蘇系統開始與主人融合……”

    扶蘇系統?

    什么東西?

    顧淺心中好奇而又茫然,而這好奇沒持續多久,那機械的聲音便又傳來:“啟動護主模式……”

    顧淺張了張嘴,剛想說話,大腦便傳來一陣刺痛,伴隨著那機械的聲音:“百分之十、百分之五十、百分之百……”

    “護主系統啟動成功。”

    “嗬!”伴隨著腦海中的聲音,顧淺整個人被一陣強光吸去,猛然間睜開了眼睛,捂著腦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還沒等她回過神來,顧淺便被人抱住了,耳邊傳來哭聲:“嗚嗚嗚……姑娘,您終于醒了,擔心死奴婢了,奴婢還以為您真的死了。”

    姑娘,奴婢?

    顧淺大腦還有些當機,呆愣愣的任由這姑娘抱著自己嚎啕大哭。

    過了好一會,顧淺才回過神來,眼中修煉聚焦,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粉色的紗帳,周圍擺設則是古香古色的,房間里似乎還彌漫著一陣淡淡的檀木香味。

    我這是……沒死?

    顧淺有些恍惚,心中不由自主的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緊接著,那機械的聲音便再次響起:“護主模式關閉。”

    顧淺一愣,心中疑惑剛生,那機械的聲音便繼續道:“我是被移植在主人大腦內的系統,扶蘇系統,為主人服務。”

    聞言,顧淺心中便知曉了這個機械聲音的來處。

    是那個人移植在她大腦里的東西……

    “我現在在何處?”顧淺心下安定,微微閉了閉眼,在心中和扶蘇系統交談:“為什么……我還活著?”

    她應當是死了才是。

    身上的自爆裝置已經啟動,沒人能救得了她。

    “我給主人啟動了護主模式,在那場自爆中把主人的靈魂保了下來,并傳送到了另外一個時空,借此讓主人存活。”扶蘇系統的聲音機械冰冷,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

    “只是這般做已經花光了主人大多數的技能值與體力值,主人若想要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獲得自身技能,則需要完成任務獲得點數。”

    “那我現在的身體狀況?”顧淺舔了舔干燥的唇,耳邊傳來的哭聲已經被她無視了,整個人幾乎靠在了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姑娘身上。

    顧淺眼前一亮,面前出現了幾行字。

    體力值:5點。

    技能值:1點。

    智力值:6點。

    魅力值:0

    顧淺:“……”

    她的體力值才5點?

    怪不得她動一會就覺得渾身難受。

    “叮咚——觸發特殊任務,主人需完成原身殘留的愿望,否則一個月后即將死亡。”

    顧淺:“……”

    什么鬼?!

    她才活過來啊。

    怎么一個月后又要死了?!

    “喂……”顧淺一陣蒙圈,剛要問話,卻又被扶蘇系統打斷。

    “現在開始為主人傳輸原主自身記憶。”

    顧淺:“……”

    看來,這個系統是一個不講道理的系統。

    “主人,我不將道理是因為現在你太弱了,導致我的智力低下,等你智力強了,那我就會變得非常有趣。”

    末了,扶蘇系統還來了一聲輕笑:“呵呵。”

    顧淺:“……呵呵個屁啊呵呵,不要擅自讀取別人內心啊。”

    說話間,原身的記憶已經被傳輸到了顧淺的大腦之中。

    原身的名字和她的名字一樣,也叫顧淺。

    她是大齊國顧將軍的嫡次女,因親生母親生她難產死了,被傳命硬克親,所以在府里相當的不受寵,也不受待見。

    原身性格……說好聽點是溫柔內向,說難聽點就是軟弱無能。

    她為什么會掛掉?

    是因為今天她在后花園里走動的時候,沖撞了府里的嫡長女顧蓮,兩人推搡之間,她腳踩石頭摔在地上,頭撞在了假山上暈了過去。

    然后……就掛了。

    死的可以說是無比的草率。

    而現在抱著她嚎啕大哭的,是她親生母親給她留下的唯一一個丫鬟。

    這丫鬟在她還沒被生下的時候就陪在她親生母親身邊了,生了她之后又一直伺候她,現已經過去了十余年,兩人相依為命,在顧將軍府里兢兢業業的活著。

    顧淺剛接受完這憋屈的記憶,扶蘇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主人,原身的愿望是,嫁給瑞王,并與他共度一生。”

    瑞王?

    顧淺大腦中浮現出這個人的資料來。

    瑞王無論是在大齊國還是周邊國家都是名聲赫赫的,雖戰功赫赫,但身上卻沒有什么好名聲,還被人稱為謝閻王。

    其中緣由她現在還不知道。

    原主會喜歡上瑞王,是因為一次瑞王無意中幫了她,就對他傾心了。

    顧淺看著眼前這個任務,久久的沒能回過神來。

    所以說,她要是一個月內不跟瑞王成親的話,她就要嗝屁了?

    她才活過來,就又要掛了?

    “準確來說,是這樣的。”扶蘇系統毫不猶豫的戳穿了現實。

    顧淺瞬間覺得自己受到了暴擊。

    扶蝶抱著顧淺大哭了一頓,發現自家姑娘沒什么反應,當下心中一慌,忙松開她:“姑娘,你怎么樣了?沒事了吧?頭還疼嗎?”

    顧淺從扶蘇系統的暴擊中回過神來,低下頭看著面前這個一臉慌亂擔憂的清秀丫頭,臉上扯出一抹笑來,只不過瞧著她臉色蒼白,這抹笑讓人看起來十分心疼。

    “我沒事。”

    顧淺道。

    “腦袋還疼著嗎?”扶蝶抹了把臉上的淚水,眼巴巴的看著顧淺,生怕她皺一下眉頭。

    “不疼了。”顧淺搖搖頭。

    腦袋不疼了。

    可是她心口疼。

    這破任務。

    “那便好,奴婢,奴婢還以為您熬不過來了呢。”扶蝶說著,眼眶一紅便要掉眼淚。

    顧淺抿抿唇:“不會的。”

    因為原身已經死了。

    “扶蝶,你知道瑞王在哪嗎?”顧淺唯恐她繼續哭下去,直接轉移了話題。

    扶蝶臉色一變,誠惶誠恐的看著顧淺:“姑娘,你怎么突然提起瑞王殿下來了?”

    “因為。”顧淺舔了舔自己干澀的唇,認真無比的看著扶蝶:“我想嫁給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