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等我多成幾次親就有經驗了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溫子亭問這些,也帶著幾分好奇。

    瑞王“閻王”的名聲可是讓京城官家貴女退避三舍。

    可,面前這姑娘卻對景淮無比執著。

    他心里倒是有些奇怪,為什么偏偏就執著于他一個人。

    就不怕他真是一個隨時隨地取她性命的“閻王”嗎?

    景淮?

    顧淺一臉茫然的看向溫子亭,問:“景淮是誰?”

    話音一落,書房內有了一瞬間的寂靜。

    謝景淮:“……”

    溫子亭:“……”

    合著,這丫頭現在都不知道瑞王的名字?

    溫子亭憋著笑,指了指謝景淮的方向:“謝景淮,就是他,瑞王。”

    顧淺:“……”

    扶蘇系統:“……”

    這臉丟的有點大啊。

    “為什么要嫁給他?他如今民間兇名在外,對于你們貴女來說,對他應當是十分懼怕才對。”溫子亭純屬的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笑瞇瞇的看著顧淺,不動聲色的問道。

    顧淺回過神,下意識的轉頭看了謝景淮一眼。

    他的容貌屬于十分出眾的那種人,此時,那棱角分明的俊顏中含著幾分冷漠,就算只是隨意的坐著,那與生俱來的尊貴氣質讓人無法將他忽視。

    這個男人,氣場十分強大。

    她嬌唇微抿,澄澈的眸微斂,似是在思考著如何回答溫子亭的問題。

    實際上……

    顧淺在跟扶蘇系統扯皮商量。

    “這問題要怎么回答?超綱了啊!”

    “主人莫急,我查一查。”

    “有了。”扶蘇系統略微驚喜的聲音傳來:“這里有一個完美的回答。”

    “主人你就回他,因為,他是我的命。”

    顧淺眸中閃過一道亮光。

    不錯,這回答,非常完美,也非常貼切。

    謝景淮如今就是她的命。

    畢竟,她要是不嫁給他,一個月之后她就得暴斃了。

    謝景淮對顧淺的回答也十分好奇。

    對他來說,這個姑娘像是憑空出現,并強勢的進入自己的生活之中。

    三番四次的對他示愛表白,被他拒絕了也沒有絲毫頹廢和退卻,見了面依舊是跟他示愛。

    膽子可以說是他這幾十年中,見過的最大的女人。

    還有,她把自己稱為武器……

    謝景淮如今對她產生了極為濃厚的興趣。

    溫子亭不疾不徐的喝了口茶,沒出聲打擾她,眼角余光卻在打量著顧淺。

    她并未束發,三千青絲就這么隨意的披散在身后,五官精致,眉目如畫,隨意散落在耳邊的發倒是將她的臉襯得小了許多,身子極瘦,那裸露在空氣外的皓腕極為纖細,似乎只要輕輕一用力,就能將它捏斷了。

    這么一看,倒有幾分病美人的姿態。

    如今五官尚未長開便已顯風華,等五官完全長開……

    溫子亭已經預見,眼前這嬌弱的女子,將來會擁有怎樣的傾國之姿了。

    還有那雙眼睛。

    干凈,澄澈,十分靈動。

    讓人瞧上一眼,便心生好感。

    謝景淮這廝,運氣真是逆天了。

    許久,顧淺才抬起頭,同溫子亭對視,嘴唇勾起一抹淺淺的笑,道:“因為,他是我的命。”

    謝景淮握筆的手微微一頓,冰冷的心產生了幾分振動,抬起頭目光復雜的看著顧淺。

    他是,她的命?

    溫子亭忍不住抖了抖身子,一臉嫌棄:“咦,好肉麻。”

    心里卻極為欣慰。

    不錯,不錯,他對這丫頭還挺滿意。

    “你今天在這已經待了很長時間了。”謝景淮干脆將手中的筆放在書桌上,抬眸淡漠的看向溫子亭,直接下逐客令:“該走了。”

    溫子亭:“……”

    他為毛有一種被卸磨殺驢的感覺?

    不過他也清楚,眼前這廝招惹不得。

    “成,那我就先回去了。”溫子亭站起身,手中白色折扇刷的一下打開,端的是一副風流倜儻的模樣,沖顧淺露出一抹溫和的笑:“下次再見,小姑娘。”

    “嗯。”顧淺乖巧無比的點點頭:“下次再見。”

    溫子亭走后,書房里便剩下謝景淮和顧淺兩人。

    兩個人都不是善談的性子,書房里一時間變得十分安靜。

    扶蘇系統急的不行,催促:“主人,現在可是培養雙方感情的好機會,趕緊同他聊天啊。”

    “……聊什么?”顧淺并沒有同別人聊天的經驗,更別說尬聊了。

    “隨便聊什么都行。”扶蘇系統已經自暴自棄了,這書房里的氣氛怎么看怎么詭異,它一系統都感覺到相當不安。

    “那個……”顧淺抿了抿唇,猶豫了下,終于抬起頭看向坐在寬大書桌后的謝景淮,開口道:“我已經同顧將軍府斷絕關系了,成親的時候,能從簡就從簡吧。”

    “還有那個嫁妝……”顧淺舔了舔略微干澀的唇,從懷里掏出了那塊白玉玉佩啪的一下放在了書桌上:“我只有這塊玉佩,你能幫我把它當了嗎?”

    謝景淮瞧見她舔嘴唇的模樣,黑眸微斂,倒了杯茶,將杯子推到她面前,淡淡道:“隨你,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末了,他的視線落在那塊白色玉佩上,瞳仁微小的縮了一下。

    這塊玉佩……

    顧淺捧起茶杯喝了口茶潤了潤喉嚨,睜著一雙澄澈的黑眸看他,語出驚人道:“我也是第一次成親,沒什么經驗,下次多成幾次親就明白了。”

    謝景淮伸手拿玉佩的手猛然一僵:“……”

    扶蘇系統崩潰了:“……”

    哎喲喂,我的傻主人啊!

    “你還想多成幾次親?”謝景淮寒眸微瞇,眸中掠過一抹危險的光芒,冷聲問道:“你是在耍我嗎?”

    “啊?”顧淺一臉茫然:“我沒耍你啊,只能成一次親嗎?我想跟你多成幾次來著。”

    謝景淮:“……”

    跟他多成幾次親?

    這丫頭是傻了嗎?

    “我的傻主人,當然只能成一次親了,你這么說,他還以為你要跟他和離,然后去跟別人成親去了。”扶蘇系統心驚膽戰的解說著。

    顧淺瞬間了然,精致的臉上浮現了幾分羞澀,尷尬的笑了聲,看著黑著一張臉的謝景淮,開口道:“這……我當真不知道。”

    前世她也沒結過婚啊。

    只是實驗室里的電視總來來回回播放了一男娶一女的畫面,來回都是同個人,她就誤會了嘛……

    “無妨。”謝景淮心里嘆息了聲,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揉揉她的發。

    這女人,當真是有讓他無奈的本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