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三人感情大戲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謝景淮薄唇動了動,似是想要說什么,最后卻道:“姑娘家打打殺殺不好。”

    “為什么不好?”顧淺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對于被當成人形武器來培養的她來說。

    打打殺殺,是她每天的必修課。

    就算是不殺人,他們也會把她關回去,打一針讓她沉睡之后,繼續研究她的身體。

    所以她從未覺得,打打殺殺沒什么不好的。

    謝景淮被她問的一時語塞,眸光略微復雜的看著她。

    扶蘇系統慵懶的聲音響起:“你問問他,是不是喜歡溫柔小意,小鳥依人的那種女人?”

    “你不讓我打打殺殺,難道是因為你喜歡的女人類型,是那種溫柔小意,小鳥依人的女人嗎?”顧淺應答了聲,大眼睛眨巴了兩下,看著謝景淮非常直白的問。

    并且還非常體貼的補上了一句:“如果你喜歡,那我在你面前會很溫柔的,不會打你,也不會殺你,會保護你。”

    謝景淮俊顏微黑,眸色深沉的看著她,清越的聲音帶了幾分低沉:“誰說我喜歡那種類型的女人了?”

    “那為什么小姑娘打打殺殺不好?”顧淺似是執著的,想要問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為什么不好?

    不好,那為什么,他們還要讓她去做呢?

    顧淺不明白。

    “你是小姑娘嗎?”謝景淮本想同她說一句“那句話當我沒說過”,可在看到她那迷茫的雙眸時,卻陡的問了這么一句。

    “啊?”顧淺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維,呆愣愣的看著他。

    她不是小姑娘那還能是什么?

    千年老妖精嗎?

    “你在我面前只能是個寶寶,算不上什么小姑娘,所以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對上那雙懵懂的水眸,謝景淮心里明白,他最終還是淪陷了。

    扶蘇系統:“……”嗝。

    它好像被塞了一嘴狗糧怎么辦?

    瑞王什么時候那么會撩妹了?

    顧淺撇撇小嘴,剛打算反駁時,系統里陡的傳來了清脆的“叮咚——”一聲,讓她成功的轉移了注意力。

    “主人,任務目標綠茶婊出現一名,就在樓下。”

    綠茶婊出現了?

    就在樓下?

    顧淺眸子一亮,突的站起來扒拉著窗子就往下看去。

    她動作太大,謝景淮怕她直接摔下去,忙起身來到她身后站著,高大的身子將她嬌小的身子籠罩著,呈現保護的姿態,好聽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怎么了?”

    顧淺偏過小臉望了他一眼,隨后指了指樓下。

    樓下正在展開一場感情大戲。

    一名穿著紅衣的女子正指著站在自己前方,擁在一起的男女破口大罵:“柳生,是我眼瞎,是我看錯你了,你居然拋棄我,不管不顧的同我悔婚娶這個女人?!”

    “你難道忘記了是誰起早貪黑做繡活給你湊夠盤纏錢上京趕考的?是誰為了能讓你吃飽自己勒緊褲腰帶的?是誰為了能讓你有一個好的環境讀書親自去跪著求人的?”

    “你心腸怎能這般壞!我還懷著你的孩子啊,你便帶著這女人來尋我,要求我同你解除婚約,你還是人嗎你?!”

    那男子懷里摟著的是一位穿著綠色衣衫的女人,從顧淺的方向看過去,只能看到他們的側面。

    不過,憑一個側面,她還是能感覺到,那女人樣貌長的還算是不錯。

    此時,這女人正柔弱的依靠在那名叫柳生的男子懷里,盈盈水眸中帶著淚,一張巴掌大的小臉上帶著幾分蒼白與脆弱,讓人一瞧心中便升起保護欲的那種。

    她正看著面前的紅衣女子,委委屈屈的,細聲細語的開口道:“姐姐,你莫要動怒,莫要責怪生哥哥。”

    “是我的錯,是我害了姐姐,也害了生哥哥,不過沒關系,我很快便離開,再也不會出現在你們面前。”

    “姐姐,你是深愛生哥哥的,希望你能好好照顧他,我將他托付給你了。”

    話音落下,綠衣女子抬起頭,故作堅強的沖柳生露出了一抹笑容。

    堅強中帶著柔弱,讓柳生心中狠狠一緊,緊緊的將人摟住,帶著幾分慌亂道:“不,不行,你不能離開我,我沒有你不行。”

    “生哥哥……”綠衣女子伸出手撫摸著柳生的臉,水眸中似是帶著眷戀與不舍:“秀兒不能陪你了,你將來要好好的,同姐姐一起好好的過日子。”

    那矯揉做作的模樣落在顧淺眼里,讓她露在外面的皮膚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讓她抖了個機靈,忙搓了搓手臂。

    這……這么矯揉做作的女人,就是任務攻略的對象?

    顧淺突然覺得,一手弄死這樣的女人,比刷好感度要容易的多了。

    謝景淮一直緊盯著她,瞧見她的動作后,微微靠近了她一些:“冷?”

    “不冷。”顧淺搖搖頭,伸出小腦袋去,繼續看戲。

    她倒是要看看,這個綠茶婊有什么三頭六臂。

    三人的爭吵很快就引來了街道上來往人群的圍觀,許多人三五成群的湊在一塊,指著他們竊竊私語。

    紅衣女子絕望的看著若無旁人的兩個人,凄涼的笑了聲:“好,你們,很好!”

    “若紅,我們本就有緣無分,該賠償你的都已經賠償你了,你為何還要執迷不悟?”柳生不知道是被她的笑聲刺激了,還是被周圍群眾刺激了,直接指著若紅厲聲質問:“身為女子,你連基本的羞恥都不懂了嗎?!”

    “羞恥?”若紅冷冷的笑了聲,譏諷的看著柳生和秀兒:“你們兩個偷雞摸狗的人都不知道羞恥,我一個堂堂正正的女人能知道什么?”

    “你!”柳生勃然大怒,氣的臉色通紅。

    秀兒急忙拉住他,委委屈屈的看了若紅一眼,嘟著小嘴:“姐姐,你怎么能這般說我?”

    “可別叫我姐姐了,我嫌惡心。”若紅冷聲道:“平常你在我面前也不是這樣的,怎么現在在柳生面前你就那么柔柔弱弱的了?要不是我還記得你之前拿著大錘捶破隔壁家墻壁的事情,我還真以為你本就柔弱了呢,你這樣,裝給誰看呢?”

    顧淺聽的目瞪口呆,拍了拍手掌。

    這罵人罵的,牛逼!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