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她的特殊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他才輕舔了一點,便覺得體內內力翻涌,幾秒鐘后恢復沉寂,但卻是醇厚了幾分。

    謝景淮現在都不敢想,要是讓人知道,小姑娘的血能提升自己內力的話,會引起什么樣的瘋狂。

    怪不得,怪不得她之前說自己是武器……

    若是身邊帶著這么一個寶庫,確是能培養許多大殺器出來。

    但,謝景淮并沒有想多久,他又感覺到顧淺還想咬著自己的唇了。

    但她一咬,卻是咬上了他剛侵入的舌。

    沒有任何留情的一咬,讓謝景淮疼了個激靈,心里沒由來的泛起了一抹憤怒。

    這小姑娘對自己下手真夠狠的。

    舌頭都要被她給咬斷了。

    然,謝景淮卻沒退出來,而是任由她咬著,似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大手輕柔的拍著她疼的弓起來的后背。

    他看的出來她現在很痛苦。

    所以他陪著她一起痛。

    越是痛,他心里對顧家越是憤怒。

    他們究竟對這小姑娘做了什么?

    為什么一個好端端的人會變成這般?

    他一定,要查出來。

    不知道顧淺是不是恢復了一些意識,還是她不想傷害謝景淮,原本咬著他舌頭的貝齒微微松了一些,她的小舌更是一點一點的將他推出去。

    他似是能聽到她含糊的聲音:“夫君……不能傷害……不能傷害他……”

    謝景淮幽深的瞳仁深處掠過一抹危險,強勢又霸道的將她緊緊摟著,抵著她滾燙的額,在她的檀口中開始侵略掃蕩。

    可能是因為第一次,他的動作有些生澀。

    但,男人學這種事情都是無師自通的。

    沒過多久,他的動作便越發熟練起來。

    房間里原本沉重的氣氛悄然的散了幾分,空氣溫度逐漸升高,隱隱間透著幾分曖昧。

    窗外高掛的月亮似是害羞,悄然躲進了云層中。

    謝景淮從未有過這么美妙的體驗,讓他如同整個人都身處在溫泉之中,清明的大腦也混沌了幾分,呼吸更是粗重而灼熱。

    懷里小姑娘美好的嬌軀正緊貼著他,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變化。

    心里那頭沉睡的野獸似乎正逐漸蘇醒,低低沉沉的聲音似是在叫囂著“吃了她!吃了她!”

    謝景淮俊顏中帶著幾分隱忍的猙獰,理智的線緊緊繃著,在他即將忍不住時,硬生生的止住,將薄唇遠離了那美好的櫻唇,緊緊抱著顧淺嬌小的身子喘著粗氣。

    “淺淺乖,有夫君在,難受了要喊出來……”

    似是激吻一場的緣故,謝景淮的嗓音變得低啞了幾分,其中還帶著幾分磁性,好聽的讓人骨頭都要酥了。

    顧淺小臉通紅,嬌唇上有幾分紅腫,微微閉上的眸因動情而染了幾分嫣紅,瞧起來魅惑的如同一只妖精。

    隱隱約約間,她能聽到有人正在溫柔的喚著自己,讓她因疼痛而緊繃的神經緩緩放松了幾分。

    額頭上的滾燙也退了幾分。

    似是對那人的氣息熟悉,顧淺本能的朝他懷里湊了湊,緊緊的抓住他的衣襟,似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緊緊的,不愿松手。

    “淺淺乖,有夫君在。”

    感覺到她的反應,謝景淮心里又些酸脹,有些心疼,將她的身子更是抱緊了幾分,輕聲的,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邊輕柔哄著:“乖,有夫君,不怕,不怕。”

    在親吻她的那一刻,謝景淮莫名感覺到了從她心里透出來的不安和害怕,所以他才會深深的親吻著她,想要給她安全感。

    腦海中尖銳的疼痛似是消了一些,顧淺模糊的意識也恢復了一些,她半睜著眼睛,似是半夢半醒的看著謝景淮,卻沒有說話。

    “淺淺乖,有夫君在。”

    謝景淮將她緊緊抱在懷里,騰出了只手探了探她的額頭,感覺到那燙人的溫度退了幾分后,才稍稍的松了口氣。

    恰好這時,莫問和芍藥帶著衣衫不整的問天從窗戶滾了進來。

    問天在地上骨碌碌滾了一圈后,才勉強停住了身子,捂著自己的老腰哎喲哎喲了好幾聲。

    芍藥手里提著問天的醫藥箱,如寒霜般冰冷的小臉浮現了幾分緋紅,看來,是剛剛去找問天的時候,碰到了一些事。

    “我說,謝景淮你這人太不厚道了吧?我正跟病患深入交流呢!你就把我拎過來了!”問天一邊穿著外衫一邊從地上爬起來,看都沒看謝景淮就噼里啪啦說了一通。

    “這兩人就跟鬼一樣突然出現,把老子嚇得都要不舉了,到那時候,我媳婦兒下半輩子幸福誰來負責?!”

    “啰嗦。”謝景淮冰冷低啞的聲音一出,正叭叭叭說話的問天像是被點了啞穴一般,直接住了嘴。

    此時,他才感覺到房間里的氣壓低的不像話,那熟悉的冷冽氣息讓他縮了縮脖子,尷尬的笑了聲:“啊哈哈,那什么,病人在哪?來讓我看看?”

    謝景淮用薄被裹住顧淺的身子,抱著她起了床,目光冷冷的看著問天:“在這,過來看吧。”

    “這……”問天一對上他那冰冷的眼神瞬間就慫了,吞了吞口水,開口道:“要么,你把人放在床上?我,我自己走過去看?”

    娘誒!

    現在的謝景淮很不對勁啊!

    整個人就像冰塊一樣,冷氣不要命的往外冒,那張俊臉更是陰沉沉的,活脫脫就是一個閻王!

    他……他要是過去了,還能活嗎?

    謝景淮沒說話,寒眸冷冰冰的看著他。

    問天心一橫:“成,我去看!”不就是死嘛!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不管了不管了。

    問天精兢兢業業的朝謝景淮的方向走過去,悄咪咪的看了一眼,發現被他抱在懷里的就是上次看病的小姑娘。

    一時間,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謝景淮,開始給她把脈。

    “不對啊。”問天頂著謝景淮那越發寒冷的視線給顧淺把著脈,眉頭微微皺了皺:“這小姑娘……身體……”

    “芍藥莫問,你們先出去。”還沒等問天說完,謝景淮便打斷了他的話,讓莫問和芍藥出外面去守著。

    他很清楚。

    顧淺身體的特殊,不能讓太多人知道。

    畢竟,人心這東西,太難猜測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