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鬧騰的小祖宗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顧蓮壓根就不在意她這冷聲冷語模樣,她早就已經習慣了自己這妹妹變化多端的樣子。

    在娘親面前她可是柔弱可憐,跟自己姐妹情深的緊。

    沒有娘親,或者說沒有外人在的時候,她這個妹妹,才會露出自己本來的面目。

    一個陰狠毒辣的蛇蝎女子。

    “是與我無關,不過,妹妹若是丟了顧將軍府的臉面,可就跟我有關系了。”顧蓮聳了聳肩,她可不想因為一個顧蕊而毀了自己的婚姻。

    畢竟之前有一個顧淺就已經很膈應她了。

    但顧淺比顧蕊要好一些,畢竟她是一個透明人。

    一直都被人無視,一直都不被人關注。

    可顧蕊不行,這京城中誰不認識她?

    要真出了丑丟了臉,影響的可不僅僅是顧將軍府,還有她的未來。

    為了她的未來,她可是要來好心好意的提醒一下自己這妹妹的。

    “明日各國來使到齊,下晌便要大宴了,妹妹不想去大宴嗎?端王也會來參加哦。”

    顧蕊卸妝的手微微一頓,側頭陰沉沉的看著顧蓮:“你是從何得知的?”

    “街上的人都在傳,而且,今日父親便要回來了,妹妹你若還是這般死氣沉沉的模樣,父親是絕不可能帶你去參加大宴的。”

    顧蓮把玩著自己的一縷頭發,漫不經心的開口道:“唉,也不知道端王在想什么,妹妹你這般國色天香的不要,非要那個沒什么存在感的小災星。”

    “當年奶奶怎么就不同意把那個小災星送去日月庵呢,要是送去了,也就沒那么多事兒了。”

    聽到端王二字,顧蕊空洞的眸中才閃過一抹亮光,沒去注意聽顧蓮的話,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去明日的大宴上。

    今日父親歸來,無論如何,她都要想辦法,讓父親帶她去參加大宴。

    只要能參加大宴,她就能接近端王,就能像他表明自己的心意,就能告訴他顧淺是個小災星,會害了他。

    她就不信,端王知道顧淺是個命硬的小災星時,他還能毫無芥蒂的接納她。

    思及,顧蕊抓著木梳的手緊了又緊,眸中迸發出了一抹勢在必得的光芒。

    她完全沒有注意到,站在她身后的顧蓮臉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悄無聲息的轉身離開。

    顧蓮趁著現在顧將軍府起來的人不多,從后門溜了出去,小心翼翼的來到了大金來使所住的客棧中,輕車熟路的摸到了大金三王子所在的房間內。

    她剛進房間,腰肢便被一健碩的大手緊緊摟住,并將她抱起丟在了床上,引得她低低的驚呼了聲。

    大金三王子亞力高挺的身子壓在顧蓮身上,英俊狂野的臉上帶著幾分淺笑,大手撫摸著顧蓮細嫩的臉頰:“大早上的,顧大小姐便摸進本殿的房中,是想做什么呢?”

    “是要給本殿投懷送抱嗎?”

    說著,他還頗為用力的捏了下顧蓮的臉頰,讓她疼的輕呼了聲,美眸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眼中是擋不住的愛慕:“胡說什么呢。”

    “我可是特地來告訴你一聲,你之前讓我跟她說的話,我都說了,她能不能去參加大宴也就是她的本事了。”

    亞力一聽,低低笑了聲,俯身在顧蓮唇上用力一吻:“很好,你做的不錯。”

    顧蓮臉上騰的浮現了幾分嬌羞,目光灼灼的看著他:“不過,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真的會跟顧淺對上嗎?她真的能收拾顧淺嗎?”

    “當然。”亞力語氣篤定。

    他雖是男子,但也能知道,女人跟女人之間的仇恨可是很恐怖的。

    特別還是他知道那顧三小姐瘋狂的愛慕端王,端王卻娶了顧二小姐的時候,心里就有了一計。

    讓顧二小姐和顧三小姐自相殘殺,亞琪兒漁翁得利。

    只要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端王那個男人,也沒什么好說的。

    “那,我可是幫你做到了,你什么時候來我家提親?”顧蓮柔嫩的手在壓力胸前畫著圈圈,美艷的臉上帶著誘人的嫵媚。

    亞力眸光一深,低低笑道:“顧大小姐,你可能不知道。”

    “什么?”顧蓮一臉茫然的問。

    亞力伸手將床紗揪下,大手將她身上的衣服撕扯開來,伴隨著他低沉而又危險的聲音:“清晨的男人,最危險。”

    床紗落下,掩住了無盡春色。

    ………………

    端王府。

    “王妃沒事吧?”扶蝶知道顧淺身體不舒服,天未亮就來這里等著了,清秀的小臉上是掩不住的擔憂和憔悴,緊緊的抓著芍藥的手詢問。

    “王妃沒事,有王爺陪著,安心。”芍藥輕輕拍著扶蝶的手背,語氣簡潔的跟她說了情況之后,就再也不說一句話。

    聽到王爺和王妃在一起,扶蝶擔憂而慌亂的心才微微安定一些,但視線依舊沒從那緊閉的房門上離開。

    林總管也在祠堂里上了一捆香,并求謝家上下祖宗保佑自家小王妃,千萬不能有事。

    下人做事更是輕手輕腳,生怕驚擾了清閣苑的人。

    在這無盡的擔憂之中,窩在懷里已經安靜下來的顧淺醒來了。

    而且一醒,就動手扒了謝景淮的褲子。

    正抓著自己的褲子,努力跟顧淺搶的謝景淮一臉懵逼。

    她窩在自己懷里一直很安靜,他對她沒有任何提防。

    更何況,她的動作太快,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也只能拉住一點,褲子都被她扒下了大半。

    謝景淮回過神,忙把那正努力脫自己褲子的小祖宗抱在懷里,聲音輕柔的哄著:“淺淺乖,不要鬧。”

    早上可是男人最危險的時候啊。

    這時候脫他褲子,簡直就是比要了他的命還要難受。

    然,顧淺剛被他抱在懷里,就直接把他撲倒在了床上,在他懷里的小身影一翻身跨坐在他腰上。

    某個敏感部位被她一蹭,身體傳來的感覺惹的他低低的悶哼了聲,手卻依舊護著她,以防她摔下床去。

    顧淺一雙眸子耀耀生輝的看著謝景淮,憑著本能直接朝他撲了過去,柔嫩的唇印上了他菲薄的唇,將他想要輕哄的聲音都堵了回去。

    幾乎是瞬間,謝景淮腦海中名為理智的線繃斷了一根,他的眸變得無比的深邃危險……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