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給你的懲罰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眾人的心思絲毫沒能影響到專心吃東西的顧淺。

    接下來的環節進行的也異常的順利,就是氣氛有些詭異。

    在這詭異的氣氛中,大宴總算是結束了。

    眾人陸陸續續的出宮,皇上臨時找謝景淮有事,他便讓顧淺在距離御書房不遠的小亭子里等著他。

    吃飽喝足的顧淺坐在小亭子里,滿足的打了個小小的飽嗝。

    “嘖,當心吃胖了沒人要你。”扶蘇系統煞風景的聲音傳來:“吃撐了還不抓緊起來走一走,要不然待會可是有你難受的。”

    “不會。”顧淺瞇著眼,慵懶的打了個哈皮。

    吃飽之后就困了,她現在特別想睡覺。

    “扶蘇,你那個監控,我能自己控制嗎?”顧淺把玩著自己的頭發,瞇著眼睛詢問。

    “可以的,我把權限給你。”蹲在空間角落的扶蘇系統用骷髏手指操作了一番,隨后顧淺便覺得自己大腦中跟扶蘇多了一分聯系。

    “好了,你自己試一試,不過只能看到一千米以內地方,而且不能看太久,會消耗你的精神力。”

    扶蘇說著,手上操作了一頓,把監控的熒幕調了出來,頓時,在上邊便出現了御書房內的情景。

    皇上跟謝景淮兩人正安靜的對峙。

    雙方都是坐著的,只不過此時的謝景淮看起來,要比在大殿上的時候多了一分隨意。

    似乎,他非常不怕皇上。

    顧淺也沒看太久,之前系統已經跟她說過了。

    夫妻之間要相互給對方空間,要相互理解對方。

    所以沒有謝景淮的準許,她不會偷偷的去監控他。

    剛獲得監控權限的顧淺十分新奇,閉著眼睛按照扶蘇所說的控制精神力的方法,將整個皇宮看在眼里。

    顧淺看到了一臉疲憊準備沐浴更衣的皇后。

    看到了正憤憤不平不知再說什么的嬪妃。

    “咦?”顧淺停在了一個看起來比較昏暗的地方,輕輕咦了一聲。

    正看小說的扶蘇系統一聽,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疑惑道:“怎么了?”

    “這……”顧淺把熒幕調給扶蘇看,扶蘇那空洞洞的眼睛一瞅,差點就給跳起來。

    “我的娘啊,你在看什么呢?!”

    這丫頭居然在看妖精打架!

    雖說周圍視線昏暗,上邊似乎還糊了馬賽克,但根據他們的動作也能分析出來他們在做什么。

    更別說,扶蘇這些日子一直在看言情小說,妖精打架什么的,他早就門兒清了。

    但是,顧淺對那方面還單純著呢!

    它怎么可能去教壞自己的主人!

    “這兩個人,有點眼熟。”顧淺摸著下巴,沉思了好一會,大腦中篩選著來到這個時空之后所見過的所有女人面孔。

    “這個女人,不就是主人那個便宜大姐么?”扶蘇扒拉著屏幕看了看,發現真打了馬賽克后,心里莫名的覺得有些可惜,厭惡的看了一眼那正一臉銷魂的女人,憤憤不平的開口道。

    “她之前還欺負主人呢。”

    “對了,我想起來了。”顧淺一拍手:“那個男人不就是今天在大宴上說要把被我打敗的那個女人賣給我的男人嗎?我記得他是別國來的,怎么會跟我那便宜大姐混在一起?”

    “難道……”扶蘇系統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歪著腦袋:“她想要叛國?”

    “要真是那樣,那今后得多觀察她一些。”顧淺眸中浮現一抹寒光,無論在哪個時代,通敵叛國都不允許原諒。

    “淺淺,淺淺。”顧淺內心正義憤填膺,陡的聽到了謝景淮的聲音,忙將精神力從空間里退了出去,睜開了眼睛,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謝景淮:“談好了?”

    “嗯,困了?”謝景淮彎下腰,將她抱了起來,低眸看著她,柔聲詢問,黑眸中帶著一絲絲的危險。

    “有點。”顧淺點點頭,乖巧的窩在謝景淮懷里,配合的打了個哈欠。

    “我抱你出宮。”謝景淮極有耐心,將自己想要懲罰顧淺的心思先壓了壓,抱著她朝著宮門走去。

    他身形高大,顧淺窩在他懷里莫名給人一種她異常嬌小可人的感覺,兩人異常契合,一點都不覺得突兀。

    并不知道自己待會要被懲罰的顧淺正窩在謝景淮懷里,半瞇著眼睛,昏昏欲睡。

    吃飽了就睡,可謂是人生一大享受。

    在她半睡半醒間被謝景淮抱上了馬車,隨后他高大的身子便傾身而下,將她姣好的身子壓在了自己身下,不等她回神說話,薄唇便精準的吻住了她的紅唇,將她的嗚咽吞入腹中。

    這個吻跟早上那充滿柔情和憐惜的吻不一樣,帶著霸道,灼熱,以及讓人無法拒絕的強勢。

    顧淺幾乎是被動的承受著他,水潤的眸子因動情而盛滿了懵懂的水霧,瞧起來讓人越發的想要將她狠狠欺負。

    謝景淮黑眸越發深邃危險,呼吸越發急促灼熱,但最后他依舊克制了自己,只是重重的咬了一口她的嬌唇。

    顧淺痛呼了聲,大眼睛里的水霧瞬間就化成淚落下,被他吻的有些紅腫的唇更是扁著,委屈吧啦的看著他:“為什么咬我?”

    “今日在大殿上你做錯了,要懲罰。”謝景淮緊緊的抱住她的身子,盡量平復自己凌亂的氣息,咬著她小巧的耳垂,喑啞著聲音道。

    她做錯了?

    顧淺一臉懵逼的看著謝景淮:“我哪里做錯了?”

    “難道是……我不應該打了那個一直瞪著我的女人?”

    謝景淮:“……”

    他望著一臉茫然懵懂的顧淺,無奈的嘆息了聲,再次咬了咬她的紅唇,道:“你不應該賭上自己的命,你的命可是我的。”

    “哦。”顧淺依舊懵懵懂懂,扁了扁嘴:“可是我又不會輸。”

    她知道自己不會輸,所以才會這么賭的啊。

    要是知道自己會輸,她怎么可能會那么亂來。

    “那也不行。”謝景淮狹長的眸子微微瞇著,如同一只蟄伏在黑暗中優雅而危險的豹,俊美如斯的面上多了幾分嚴肅:“你可以同別人賭物件,但不能賭自己的命。”

    “你這次確定自己會贏,可下次呢?你的命可是我的,我不允許你這么做。”

    顧淺揪著謝景淮的衣襟,委屈的看著他:“可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