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蒼天饒過誰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謝景淮卻裝作什么都沒看到的樣子,在她皺眉時把密信往桌上一放,又隨意的拿過另外的密信把它給遮蓋上,直接就擋住了顧淺探究的視線。

    顧淺:“!!!”

    這下好了,完全看不見了。

    溫子亭無語的看著兩人的小互動,莫名覺得齁得慌,一口將茶喝了,隨后拽著正念念叨叨的齊陽走了。

    人小夫妻倆正恩恩愛愛著呢,他跟齊陽自然是不會繼續留下礙眼。

    剛從外面回來的林總管得知顧淺安然無恙的蘇醒,瞬間高興的去祠堂上了兩捆香。

    祖宗保佑啊。

    小王妃蘇醒了,王府里再也不會那么死氣沉沉的了。

    謝景淮悄咪咪的跟顧淺較勁時,靖王府書房內。

    一襲白衣,霽月風華的上官月正慵懶的靠坐在窗邊的軟塌上,他神色淡漠,眼眸微斂,不知在想什么。

    “主子。”阿二推門而入,沖上官月恭敬行禮:“已經查清楚了,那日在破舊小屋里被殺的人就是大金公主。”

    聞言,上官月平靜的面上浮現一抹波瀾:“確定了?”

    “是。”阿二點點頭,欲言又止的道:“屬下還查到了,那天從小屋里走出來的小女孩跟瑞王有關系。”

    “呵……”上官月冷冷一笑,眸中浮現了幾分厭惡:“又是他。”

    那男人當真跟從前一樣惹人討厭。

    阿二安靜的低垂著頭,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自家主子和瑞王不對付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兩人每次見面都是互掐。不是互掐就是互嗆。

    平時看起來冷冷清清的主人在瑞王面前就跟炸了毛的寵物一樣,不挑事兒就渾身不舒服。

    所以他們這些暗衛都已經習慣了。

    這次回京也是奔著瑞王妃來的。

    無他,就一個搶字。

    想盡辦法把瑞王妃搶走,狠狠的綠瑞王一把,然后再嘲笑他。

    要是真看到瑞王失意的模樣,估計直接讓主子當場去世,他也是愿意的。

    至于主子為何跟瑞王不對付,他倒是從未說過。

    他們這些暗衛每天也只能可憐兮兮的求瑞王下手輕點,畢竟主子皮起來他們暗衛可受罪了。

    “如此倒好。”上官月嘴角勾起一抹饒有興致的弧度,看著手中正在把玩的金葉子:“若她真跟瑞王有關系,那我就更應該把她搶過來囚禁在府里了。”

    到那時候,那男人的表情肯定會很好看。

    阿二低著頭,完全不敢說話。

    他能說什么呢?一邊是主子一邊是瑞王,他也只能聽命行事。

    阿二如今覺得,他就跟地里黃不拉幾的小白菜一樣,沒人疼,沒人愛。

    “對了主子,還有一件事,大小姐今個兒回京,估摸著已經快到了。”阿二悲懷春秋了一會,猛的想起來這件事,趕忙同自家主子說道。

    “哼,人瑞王成親了,不要她了,可不趕巴巴的回來么?”上官月譏諷一笑,道:“那女人,從小到大可一直嚷嚷著要做他的娘子,如今被人截了胡,自然是要急急忙忙的趕回來。”

    “不過……”上官月腦海中莫名浮現出那個脾氣暴躁的小豆丁,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若是瑞王妃身邊帶著那小豆丁,她估計會踢到一塊鐵板。”

    那小豆丁,可是軟硬不吃的貨色。

    與此同時,京城門外,一輛外邊瞧起來精致奢華的馬車正緩緩行使著,在將要進京城時,里面傳來一個雀躍的聲音:“小姐,我們終于回到京城了。”

    這聲音剛落,一道猶如空谷黃鸝般清脆婉轉的聲音柔柔響起:“你這丫頭,不過是離京幾個月,怎的如同幾年未歸一般。”

    馬車內,上官如煙的貼身丫鬟珠兒調皮的吐了吐舌頭,笑嘻嘻道:“奴婢這也不是替小姐高興嘛,雖才離京幾個月,奴婢都已經想念王府了,小姐肯定比奴婢更想念。”

    上官如煙柔柔一笑,伸出纖纖玉手輕點了點珠兒光潔的額頭:“就會貧嘴。”

    她伸手將窗簾掀開一些,瞧著這繁華的京城,眸中掠過一抹思念,幽幽一嘆:“是啊,也不知爹爹娘親現在如何了,這幾個月他們吃的好不好,睡的香不香。”

    “小姐莫擔心,咱們很快就回到王府了,到時候就能看到老爺夫人了。”珠兒清秀的臉上露出一抹天真的笑,輕聲安慰道。

    “嗯。”上官如煙輕聲應答,依舊望著窗外,只不過眸中神色卻不在溫柔,反而清冷陰寒。

    不止要看看爹爹娘親,還有那個女人,那個敢橫空出世,搶奪了她心愛男子的女人……

    瑞王府。

    好幾次偷看失手后,顧淺后知后覺的明白,自家夫君好像不太愿意讓她知道自己對頭的信息和真名,因此抬頭瞥了一眼老神在在的謝景淮,便扭頭窩在他身體里閉目養神。

    雖說是閉目養神,實際上卻是打開了扶蘇系統內的監控功能,正無聊的扒拉著看。

    當她不小心轉到怡紅院時,監控里傳來某些不可描述的聲音后,扶蘇系統整個骷髏蹭的一下變得通紅,急急忙忙的切斷了那邊的監控。

    “主人,你還小,別總看這些。”扶蘇系統紅著骷髏臉,一本正經的教育她:“要等到十八歲成年了才能看,明白了嗎?”

    顧淺壓根就沒看清楚監控看到的是什么東西,聽它一說,還一臉茫然的問:“什么東西要等到十八歲成年了才可以看?”

    不就是妖精打架嗎?她以前也不是沒看過呀。

    用不著那么神神秘秘的叭……

    扶蘇系統聽到了她心里的小聲逼逼,自己內心忍不住吐槽。

    用啊,怎么不用!

    要是讓男主人知道你用監控看別的男人和別的女人打架,他估計吃了你的心都有!

    到時候不光她倒霉,它這個系統也會跟著倒霉。

    “主人,你不要問啦,這是秘密,等你十八歲的時候親自去問男主人就好了。”扶蘇系統笑嘻嘻的把難題甩到了謝景淮身上。

    心里十分高興。

    只要主人問男主人,到時候就會收拾她。

    那它就逃過一劫啦。

    扶蘇系統小算盤打的是噼里啪啦響,但它卻從未聽說過蒼天饒過誰這句話,導致后來它沒被謝景淮收拾,反而被自家主子收拾的半死不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