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坦白從寬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顧子軒和寧國公二公子被齊陽嚇的打了個哆嗦,身子抖的跟秋風里的篩子一般,沖他露出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吃吃吃、我吃。”

    說著,兩人閉著眼睛,如同上刑場一般,伸手就往盤子里的菜抓去,白著一張臉往嘴里塞。

    要不是顧淺知道這是普通的家常菜,她都以為這兩人在吞劍。

    “這樣不就好了嘛。”見到有人替自己消滅剩下的菜,齊陽臉上又露出了他標志性的陽光燦爛的笑容。

    顧子軒和寧國公二公子嘴里塞著菜,臉上的表情比哭還要難看,心里不聽的哀嚎。

    你好了我們不好啊!

    這菜要是真全部進了他們的肚子,肯定是要撐死的!

    但他們慫,不敢當面跟他們說。

    謝景淮早就已經放下了筷子,從暗袖中拿出了手帕,先給顧淺擦了擦嘴后,再接著擦自己的嘴。

    上官月看著,表面上是無比嫌棄,心里卻是極為詫異。

    他是了解謝景淮的,不僅知道他的厭女癥,還知道他愛干凈幾乎成了病態。

    在邊疆軍營時還好,但一回京城,基本上外人碰過的東西,他就不會要。

    更不用說用自己的手帕來給女人擦嘴了。

    能讓他做到這一步的顧淺,在他心里的地位是何其重要。

    不得不說,上官月對顧淺又感興趣了一些。

    他很想知道,顧淺是怎么征服這個龜毛的男人的。

    顧淺感覺到有人在盯著自己,皺著小眉頭抬頭一看,便同上官月來了個“深情”對望。

    上官月沖她露出一個極其燦爛的笑,若是這笑落在別的女人眼里,定然已經被迷住了。

    但顧淺是誰,是擁有大齊第一美男子做夫君的人。

    所以她毫不客氣的沖他翻了個白眼:“別笑了,越看越傻。”

    上官月:“……”

    這熊孩子說話怎么那么氣人呢?!

    謝景淮銳利的寒眸微微瞇了瞇,看了看上官月,又看了看顧淺。

    他怎么覺得,這兩個人之間有別的事呢?

    兩人說話的口吻看起來很熟稔,就好像認識了很久。

    這認知讓謝景淮心情瞬間陰了下來,抱著顧淺起身,對著正懶懶休息的三個人,以及正死命狂吃的兩個人道:“先回,讓他們買賬。”

    謝景淮指了指正悶頭大吃,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的顧子軒和寧國公二公子。

    兩人一聽,心里是欲哭無淚。

    成了,今天出來沒能玩,還要損失一大筆錢。

    嚶嚶嚶,人生苦啊。

    說完,謝景淮就抱著顧淺揚長而去,上官月坐了一會,便也起身告辭。

    雅間里一下就剩下了打著哈欠的齊陽還有正悠然品茶的溫子亭,以及正悶頭大吃的紈绔二人組。

    瑞王府。

    原本亂成一鍋粥的王府在謝景淮把顧淺抱回來的時候霎時間恢復了平靜,林總管更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顫巍巍的朝著顧淺走過來,兩眼淚汪汪的看著她:“小王妃,是老奴做的飯菜不好吃還是王府住的不快樂呀?為什么要跑呢?”

    “你可知,老奴如今心里有多痛苦,嗚……”

    顧淺嘴角微微一抽,她能告訴他,這件事是因為出了個烏龍么?

    “王妃貪玩,跑出府去玩罷了。”謝景淮輕描淡寫,絲毫沒有方才知道顧淺跑的時候那種炸毛的無敵狀態。

    “這樣,小王妃,下次您若是要出府,可要跟老奴說上一聲,要不然,哎喲,老奴這心臟可不經嚇呀。”林總管依舊是兩眼淚汪汪的看著顧淺,看都沒看謝景淮。

    他知道小王妃跑的時候,表面上看起來不急,心里都急壞了,跑去祠堂上了三捆香,都差點把祠堂給燒了。

    要不是莫山及時趕到,估計等謝景淮和顧淺回來的時候,祠堂就只剩下一骷髏架子了。

    哎呀,現在小王妃回來了,心里總算是安定了。

    “嗯。”顧淺點了點小腦袋,對林總管做出了承諾:“我會的。”

    林總管對她很好,所以她不能刺激他,讓他傷心。

    “好好好,小王妃你且回去歇著,老奴我去廚房看看燉的雞湯好了沒啊。”得到承諾,林總管臉上的眼淚說收就收,笑瞇瞇的沖他倆行了個禮,便哼著歌朝廚房走去了。

    謝景淮心中無奈,林叔從年輕到現在,性子還真是一點都未曾變過。

    顧淺則是一臉凌亂,她還真是第一次看到變臉那么快的……男人。

    上一秒哭下一秒笑嘻嘻的。

    媽也,有點可怕!

    謝景淮把她抱回清閣苑,將她放在軟塌上后,原本柔和的神情瞬間嚴肅下來,緊緊的盯著她。

    顧淺雙腿并攏,小肉手放在膝蓋上,一副乖乖巧巧好學生的樣子坐著,抬著自己的小臉跟謝景淮對視。

    今天的事情是她誤會自家夫君了,要打要罰要罵她都認。

    就算是打小屁屁……

    她也忍了!

    “淺淺,你跟上官月從什么時候認識的?”謝景淮許是意識到自己的表情過于嚴肅,便微微放松了一些,清冽干凈的聲音緩緩問道。

    顧淺一怔,老老實實的把跟上官月認識的來龍去脈跟他說了一遍。

    末了還補上一句:“我要不是看在他腦子不好使,我不想欺負病人的份上,早就已經把他頭打爆了。”

    謝景淮則是不爽,沒想到,他一個疏忽,上官月就盯上他家媳婦兒了。

    現在看這樣子,媳婦兒對他的感官還不錯。

    他并不想讓顧淺跟上官月這中二青年混在一塊,但他也不想限制她的交友。

    畢竟他發現了,顧淺在友情這方面,跟愛情一樣比較懵懂。

    不得不說,謝景淮已經把顧淺了解了個七七八八了。

    他了解的不錯,顧淺之前都是在實驗室里度過的,要說那些人是她的朋友,不如說他們是她的“驗友”。

    平常交流也不正常,一言不合要么智商碾壓,要么武力碾壓。

    顧淺力氣大傷害高,那些人都害怕跟她玩,生怕她沒輕沒重把他們給打骨折了。

    久而久之,顧淺也就只有跟那個跟她一樣傷害值爆炸的女人有過交流,其他人,壓根就沒有說過一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