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負個屁的責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好!好!好!”靖王怒而道:“那就請瑞王好好的跟我說說,我姑娘的事兒,你打算怎么解決?”

    “本王并未看她的身體。”謝景淮面無表情的看著靖王:“昨日本王出現在茶會上,是為了救王妃的。”

    “至于你所說的,本王也是今天才得知。”

    聞言,靖王的臉瞬間就漲紅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因為他知道,瑞王說的是真的。

    他并不屑于說假話。

    “王爺所說的可是真的?”靖王將心中的惱怒以及恨鐵不成鋼壓了壓,一臉嚴肅的看著謝景淮問道:“若是假的,王爺該如何解釋?如何處理?”

    “本王不屑于說謊。”謝景淮劍眉微皺,面上浮現了幾分不耐煩,望著靖王道:“靖王喜愛上官大小姐,乍一聽這消息心中惱怒,本王也理解,但……”

    “本王并不是那么好污蔑的,今后還請靖王三思而后行,莫要當了別人手中的槍。”

    話音剛落,謝景淮便轉身離開:“來人,送客。”

    同一時間,靖王府內,上官如煙不安的來回踱步。

    很顯然,她對于顧蕊出的主意,心里也有幾分不定。

    但,為了能嫁給謝景淮,她什么都愿意去嘗試。

    “珠兒,外面現在是什么情況?”上官如煙看向從外面匆匆走來的珠兒,忐忑不安的問:“父親真的親自去找瑞王了?”

    “回稟小姐,是真的,老爺已經帶人沖上瑞王府了。”珠兒點點頭,一臉擔憂的看著上官如煙:“小姐,您這未免也太沖動了。”

    “太好了。”聞言,上官如煙臉上露出一抹笑,瞥了珠兒一眼,笑道:“有什么沖動的,現在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我的身子被瑞王看光了,他必須要對我負責。”

    對她負責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娶她。

    “可,若是瑞王不呢?小姐您這不是把自己坑了嗎?”珠兒無奈的嘆了口氣,心中極為擔憂。

    她知道自家小姐喜歡瑞王,卻沒想到喜歡到了病態的程度。

    為了嫁給瑞王,不惜用自己的名聲做賭注。

    賭贏了倒是好的,若是賭輸了呢?

    到時候,小姐的名聲可就毀了個透徹了。

    一碰上瑞王的事情,小姐就頭腦發熱,壓根就不會去考慮那些后果。

    “怕什么?”上官如煙微微挑眉,面上露出幾分羞澀的笑:“就算這次失敗了,那我也已經跟他綁在一塊了。”

    每個人一說起她的清白,就會想到瑞王。

    她就不相信,這樣的話被瑞王妃聽到,她還能一直忍耐下去。

    畢竟,沒有一個女人喜歡自己的夫君跟另一個女人綁在一塊。

    到時候,她再加一把火,逼迫瑞王妃松口,讓瑞王把她娶了。

    那么,她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珠兒張張嘴,已然不知道要怎么勸自家小姐了。

    畢竟,這也太瘋狂了。

    為了一個目標,居然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她不懂,也不能理解。

    另一邊,上官月卻是幸災樂禍:“這下,我倒是要看看那家伙要怎么解決。”

    阿二在一邊看著笑的幾乎捶地的自家主子,嘴角微微抽了抽。

    主子,您還有臉笑呢?

    大小姐會那么迷戀瑞王,其中還不是有您的手筆。

    “我倒是不知道,這上官如煙還是一個情種。”上官月依靠在樹干上,手中拿著折扇一下沒一下的扇著,臉上滿是笑意。

    上官如煙為何會那么迷戀謝景淮,其中還真有上官月的手筆。

    那是很久之前,上官月和謝景淮回京城的第一天。

    那天他倆在路上打了一架,兩人整土里去了,回馬車上換衣服時,上官月穿了謝景淮的衣服回京。

    由于那時上官月已經離家許久,靖王府里的人大部分都已經不記得他了,包括上官如煙。

    他回自己的院子時經過后花園的池塘,恰好看到上官如煙在池塘邊喂鯉魚,不小心栽了下去。

    上官月一見,急忙跳下去救人,將人救上來后,上官如煙整個人已經處于迷迷糊糊的狀態了。

    她拽住他的衣服,說要以身相許,報答他的救命之恩,把上官月嚇的不輕,慌亂之下就把謝景淮給坑進去了。

    告訴她他是大齊最年輕的王爺,讓她自己去找。

    于是乎,上官如煙開始打聽,并在宮宴上對謝景淮一見鐘情,展開了無比猛烈的追求。

    無論謝景淮怎么解釋都不聽,還說他做好事不留名,這性情足以讓她以身相許。

    上官月看戲是看的津津有味,還時不時的以謝景淮的名義送她一些小玩意兒。

    本來吧,上官月以為那時候只不過是沖動之下產生的感情,沒過幾年也就散了。

    誰知道上官如煙居然是個情種,從小時一直追到了現在,一直都沒放棄成為瑞王妃。

    作為唯一一個知情人阿二,心中對上官如煙是無比的同情。

    自家主子這頑劣的性子,也只有在瑞王和瑞王妃面前才會被制約住了。

    “這一次謝景淮鐵定栽了。”上官月想想便覺得心情舒暢,甚至還想去給謝景淮好好慶祝慶祝。

    畢竟才娶了正妻沒多久,就已經要納側妃了不是?

    “小豆丁肯定很生氣,說不定還會跟之前那樣離家出走,我得去瑞王府蹲著,把她帶進府里來。”上官月當即拍板,轉身就要去瑞王府。

    阿二默默跟在身后,心中對此表示懷疑。

    主子,您當真能把瑞王妃從瑞王手中帶走么?

    在上官如煙已經開始暢想以后跟瑞王的幸福生活時,靖王鐵青著一張臉從外面回來了。

    提心吊膽一早上的靖王妃急忙迎了上去,愁著一張臉問:“王爺,怎么樣了?瑞王怎么說?他要對咱們如煙負責嗎?”

    “負責?”靖王氣的肺都要炸了,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吼道:“負個屁的責!瑞王根本就沒看咱們如煙!他去后花園是為了從刺客手底下救瑞王妃的!”

    “啊?什么?”靖王妃瞬間震驚了:“可、可是,如煙不是說了,他是故意去后花園看的嗎?這、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