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比如我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看著外面已經打成一團的人,坐在軟塌上的顧淺深深嘆了一口氣,搖搖頭:“唉,男人。”

    “主人主人,你快來,我發現了一件好玩的事情。”扶蘇系統興奮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你快來看看,要不然就錯過了!”

    聞言,顧淺急忙靠在軟塌上閉上眼睛,精神體進入系統空間。

    “什么?”她飄到扶蘇系統身邊,好奇的在它面前的監控屏幕上瞅了瞅。

    這一瞅,瞬間就讓她呆住了。

    顧淺瞅了一眼監控屏幕,又瞅了一眼扶蘇系統,大眼中滿是震驚。

    “我、我沒看錯吧?這、這兩個人怎么長的一模一樣?”

    “沒看錯。”扶蘇系統興奮的搓了搓小手,看著監控屏幕道:“她們兩個絕對有貓膩,說不定又是一出后宅大戲呢!”

    “比方像小說里寫的什么,雙胞胎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父親跟母親更偏愛某一個,然后忽略某一個之類的。”

    “或者說是為了某種不為人知的秘密,她特意找了一個跟她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來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啊什么的。”

    扶蘇今個兒是真興奮啊。

    它只不過是偶然拉了一下監控,居然讓它看到了小說里才會出現的事情。

    嘖嘖嘖,這個時代人的生活,真刺激。

    顧淺聽的是膛目結舌,但卻依舊好奇的瞅著監控里依舊對峙的兩個人:“這種事不是只有話本里才會出現嗎?怎么現實中也有?”

    “主人啊主人。”扶蘇系統晃了晃自己的骷髏小手指,嘖嘖了兩聲,開口道:“你不懂。”

    “有時候,現實可比話本里描寫的狗血多了。”

    這點顧淺倒是認同的。

    畢竟她知道。

    有時候,現實比話本,殘忍多了。

    “那現在她們是在商量對策?”顧淺看著監控屏幕里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上官如煙,挑了挑眉,開口道。

    她今天可是才把上門找茬的靖王給懟回去,這上官如煙就已經開始商量怎么對付她了?

    也沒關系。

    來一個揍一個,來一對揍一雙。

    靖王不能揍,這兩上官如煙總能揍吧?

    “不過為什么聽不到聲音?”顧淺在監控屏上劃了劃,她記得之前還能聽到聲音的呀。

    現在她只能看著她們兩個吵吵吵,卻聽不到她們在說什么。

    她心里現在可是無比的好奇,好奇她們兩要怎么對付她。

    “距離太遠了,聲音無法監控到。”扶蘇系統輕點了下,抬頭看著飄到自己上邊的自家主人,開口說道。

    “好吧。”聞言,顧淺也只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看著里面其中一位上官如煙動手扇了另外一位“上官如煙”,嘴角微微勾起:“今天也算是意外發現了。”

    這秘密,也不知道是上官如煙藏了多久的。

    要不是她有系統監控,估計也不會被發現。

    “我還挺期待那女人秘密被發現的樣子。”顧淺臉上露出一抹惡劣的笑:“當然,要是她不來找夫君,我興許可以放她一馬。”

    “但我也不是放馬的,你說對不對呀,扶蘇~”

    扶蘇系統小身板猛地一抖,下意識的往后挪了挪,離顧淺遠了一些。

    噫!

    主人剛剛好可怕!

    “咳咳,主人,您現在已經是瑞王妃了,所以要記住,要是有人招惹你,你可以像今天一樣懟回去,但是絕對不能直接動手。”

    “畢竟君子動口不動手,主人您要給男主人掙掙面子,可不能給別人留下一個粗魯的印象。”扶蘇系統一臉嚴肅,說的那叫一個義正言辭。

    實際上它心里在咆哮,要是主人一言不合直接開打,后面受苦的人還是它啊!

    它這小身板,基本頂不住主人一拳!

    “明白。”顧淺小臉一肅,點了點頭,能用大道理把人勸退,不動手什么的也是可以的。

    畢竟,她可要給夫君留一個溫柔體貼的形象。

    就在顧淺跟扶蘇系統叨叨咕咕時,外邊正在大打出手的兩個人不知什么時候停了下來。

    兩人臉上都掛了彩,正盤腿坐在桃樹下,就著那張被謝景淮丟出來的小幾,將茶水放在上邊,悠閑悠閑的喝著茶。

    那愜意的模樣,仿佛剛剛打的不可開交的人并不是他們一般。

    “為何不搬出來住?”謝景淮嘴角青了一塊,卻依舊不影響他的俊美容顏,反而添了幾分不羈,他正冷漠的看著上官月,開口道:“住在那兒,不舒服,不是么?”

    “憑什么?”上官月喝了口茶,斜斜的靠在桃樹干上,慵懶的瞇著眸,臉上腫了一塊:“靖王府是我的,要搬,也是他們搬。”

    謝景淮冷嗤了聲,并未說話,安靜的喝著自己的茶,視線卻落在了靠在軟塌上,雙眸緊閉的精致小人兒臉上,冷冽的眸光不知不覺變得極為柔和。

    “再等等。”上官月看著手里做工精巧的茶杯,桃花眸慵懶的瞇著,眸中卻掠過一抹銳利。

    過不了多久,這京城,便會不復如今的安寧。

    “皇上可有同你說,有意立誰為太子?”上官月看著正直勾勾盯著顧淺的謝景淮,微微撇了撇嘴,懶懶道。

    “最近三皇子動靜不小,叫齊陽小心點,可別死了。”

    謝景淮依舊沒說話,上官月不由覺得有幾分無趣。

    這人,果然還是個悶葫蘆。

    興許,也只有小豆丁能讓他多說幾句話了。

    “你這么冷的人,是怎么得到小豆丁的?”上官月坐起來,一臉好奇的看向謝景淮:“小豆丁看起來也不像是個好征服的人啊。”

    她們兩個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

    聽著他的問題,謝景淮微微一怔,微斂的眸中盛著溺死人的溫柔,就連冷硬的面也陡的柔和了幾分。

    “她投懷送抱的。”他道:“也許是命中注定?”

    上官月身子猛的抖了抖,面上露出了幾分嫌惡。

    他壓根就沒想到,被人成為“活閻王”的謝景淮居然溫柔的說出命中注定這樣的話。

    “你居然會相信命中注定?”上官月冷嗤了聲,嘴角勾起一抹惡劣的弧度:“說不準她又會跟以前那些小姑娘一樣,見到比你更好更帥的就跟著跑了呢?比如跟我。”

    “那好辦。”謝景淮面上的柔和之色收斂,平平靜靜的看著他:“打斷你的腿就好了。”

    上官月:“……”

    媽的,兇殘!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