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靖王府的水,越發渾濁了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縱使心中吐槽,顧淺依舊是乖乖巧巧的應了下來。

    見她那么乖,謝景淮忍不住緊了緊抱著她的手臂。

    那么乖的小王妃,他怎可能會讓人將她拐走?

    不可能的,他的一輩子都不會讓人把她從身邊拐走。

    然而,事實證明,話不能說太滿,否則將來有一天會被人打臉的。

    瑞王府這邊甜甜蜜蜜氣氛正好,靖王府那邊氣氛就不太好了。

    上官月陰沉著一張臉,看著阿二調查的情報,薄唇勾起一抹薄涼的弧度:“好,很好。”

    沒想到啊,靖王府所有人都被上官如煙蒙在鼓里。

    他原還以為上官如煙只是一個被愛情沖昏頭腦的白癡女人,沒想到她才是隱藏的最深的那一個。

    終日打雁,終被雁啄。

    若不是他讓阿二去調查,還真想不到,她居然瞞著靖王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竟逼迫府里不受寵,跟她長的最像的庶妹學自己的言行舉止,讓她當自己的替身。

    呵,也不怕終有一日被人桃代李僵。

    不過,最讓他吃驚的,確是這個庶妹。

    她私底下,居然跟三皇子有牽扯。

    這倒是有趣了。

    “主子,咱接下來要怎么做?告訴靖王么?”阿二心里也震驚不少,望著上官月詢問。

    “不。”上官月將手上的情報放在書桌上,纖長而骨節分明的手輕輕在那白紙上滑動著,眸子微垂:“什么都不做,就在一邊,看戲。”

    “可三皇子……”阿二對此心中還是擔憂。

    畢竟自家主子并不站三皇子那邊。

    若是到時候奪嫡之爭三皇子落敗,那主子說不定也會受到牽連。

    “隨她去。”上官月慵懶的依靠在書柜上,面上浮現一抹神秘莫測的笑:“靖王,并不是傻子,說不定他早就已經知道了,只不過是在裝傻而已。”

    他可不認為天天在靖王眼皮子底下生活的上官如煙能夠瞞的過他的眼,畢竟,姜,還是老的辣。

    接下來,他只需要站在一旁看戲就行。

    事實證明,上官月猜測的是對的。

    靖王雖對庶子庶女不聞不問,卻也知道上官如煙這些年都在干什么。

    他之所以放縱她去欺侮上官婉兒,只不過是看看誰更值得利用罷了。

    如今上官如煙為了瑞王把整個靖王府的臉面都丟了,不僅如此,她的名聲也變得無比狼藉,已然沒有了利用價值。

    所以,成為廢棋的上官如煙已經被他放棄了。

    上官如煙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親爹給放棄了,她如今還在霸道的讓上官婉兒代替她在府中禁足,讓自己得以溜出去找瑞王。

    她要找謝景淮要一個說法。

    “上官如煙,你可真丟靖王府的臉。”上官婉兒輕笑一聲,無比譏諷的說道:“就為了一個得不到的男人,把自己弄的那么狼狽。”

    “與你無關。”上官如煙已經換上了珠兒的衣服,正趴在窗戶緊張的看著外面守門的丫鬟,轉頭瞪了她一眼,開口說道:“你只需要好好的待在這里,等人過來了幫我打發掉就行,其余的不必多說。”

    “放心。”上官婉兒淡然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纖細的眉微微挑了挑:“我知道該怎么做,不過,你不需要再考慮一下嗎?一定要出去找瑞王?”

    “這是我的事,跟你沒關系。”上官如煙瞧著外面的人被珠兒叫走,當即便低下頭,提著食盒匆匆走了出去。

    “可惜了……”上官婉兒看著她的背影,眸中掠過一抹憐憫:“這一次,你再也無法回來了。”

    “竹兒。”上官婉兒輕聲喚道。

    “奴婢在。”一旁的竹兒上前,無比恭敬。

    “去吧。”上官婉兒抿了口茶,輕聲道:“把她解決干凈,我不希望明天聽到上官大小姐尋上瑞王,被瑞王羞辱這樣的話。”

    “是。”竹兒應答一聲:“奴婢領命。”

    話音一落,竹兒便從窗戶翻了出去,無聲無息的消失。

    而在她離開的那一瞬,珠兒氣喘吁吁的推門而進,在看到好端端坐著的“上官如煙”時,她心里猛的松了一口氣:“還好,小姐您還在,奴婢還以為您要偷溜出去呢。”

    上官婉兒眼珠子一轉,原本清冷的面瞬間變得生動起來,用同上官如煙一模一樣的嗓音道:“怎么可能,我不過是無聊耍她們玩罷了。”

    “那就好。”珠兒上前替她斟茶,勸道:“小姐,這次王爺氣的不輕,您可不能偷溜出去,惹他生氣了,否則,他當真會禁您十天半個月的足,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

    聽著珠兒的話,上官婉兒心中倒是有幾分嘆息。

    珠兒這丫鬟對上官如煙倒是不錯的,可惜了,就是跟錯主子。

    為了能藏住自己的秘密,上官如煙可是連珠兒都沒說,加上上官如煙以前經常同她互換,珠兒也已經習慣了自家小姐時不時的不一樣。

    若是這次上官如煙當真消失了,倒當真無人能記得她了。

    思及,上官婉兒倒是覺得她有幾分活該,心中無可避免的涌上了幾分幸災樂禍。

    安安心心待在王府禁足多好,指不定王爺就會放她一馬。

    何必要為了一個男人,把自己搭上了呢?

    “我知道了。”上官婉兒柔柔一笑:“放心吧,我不會跑的。”

    因為,真正的上官如煙,已經跑了啊。

    在上官如煙偷溜出去時,上官月頭一個便發現了。

    “主子,要派人攔著么?”阿二望著正偷偷從狗洞鉆出去的人,開口詢問。

    “不必。”上官月面色清冷的看著偷跑的上官如煙,道:“她不會再有回來的機會了。”

    那個庶妹,也不會給她活著的機會。

    “回去吧,這靖王府,是越來越有趣了。”上官月轉過身,悠哉悠哉的回了自己的院子,輕嗤一聲。

    也不知道,比起上官如煙,那個名不經傳的庶妹,會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這靖王府的水,是越發的渾濁了。

    …………

    翌日。

    “什么?溫子怡邀請我一同去爬山?”顧淺一臉懵逼的看著手上的拜貼,澄澈雙眸中帶著幾分迷茫,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板栗,發出了靈魂的拷問:“溫子怡是誰?”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