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王妃喝醉了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齊煜一只手將上官婉兒拉過,另一只手則是從胸膛處拔出匕首,朝著花叢刺去。

    上官婉兒看向花叢中,只見花叢間有一條青花紋的小蛇,齊煜的匕首立在小蛇的半身處,已是奄奄一息。

    上官婉兒見了這小蛇,雙眸頓時放大,臉色白了白,露出一抹懼色。畢竟是閨閣女子,見了蛇仍是有些害怕的。

    等到上官婉兒從驚懼中恢復過來時,這才發現自己是靠在齊煜的懷抱里,而齊煜的另一只手還抱著她的玉臂。

    上官婉兒意識到不妥,立即從齊煜的懷抱中退了出來,和齊煜保持著距離。

    “抱歉,如煙姑娘。”齊煜微微頷首,為剛才的動作致歉。

    上官婉兒只道:“時間不早了,宴會恐怕也要結束了,如煙先回大殿了,三皇子請自便。

    隨著最后一個字的落下,上官婉兒端莊的行了禮,隨即轉身離去。

    御花園距離大殿并不遠,但這一路上,上官婉兒因為若有所思所以走得極慢。

    上官婉兒腦海中浮現出的是齊煜那張臉,以及齊煜說的那些話......

    大殿內。

    顧淺記憶力尚好,沿著御花園的小路便回了宴會的大殿。

    宴會仍在繼續,觥籌交錯間也無人發現顧淺方才的暫離。顧淺回到大殿后,便安靜的坐在了謝景淮的身旁。

    “不是要出去轉轉嗎,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謝景淮握住顧淺的手問。

    “碰上了討厭的人,哪還有心思再逛。”顧淺撅著嘴道。

    本是想要好好逛逛皇宮的,誰知道竟然遇到了齊煜。

    “討厭的人?誰?”謝景淮面露疑惑的看著顧淺問。

    “就是那個三皇子。”顧淺沒好氣的道。

    謝景淮眼中的疑惑更深,張口問:“你認識他?”

    “不認識,這是我第一次見他。”顧淺搖了搖頭。

    “那你為何會說討厭他?”謝景淮更是不解了。

    顧淺一本正經的道:“因為他經常和你作對,又經常在你背后小動作呀。”

    “你是因為我猜不喜歡他的?”謝景淮看著顧淺問。

    顧淺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道:“是啊,他對夫君不好,我當然不喜歡他了。”

    顧淺這一本正經的模樣,讓謝景淮心里有些感動。

    謝景淮握著顧淺的手又問:“淺淺,你是怎么知道這些的?”

    顧淺之前畢竟只是個女子,對于齊煜做的那些骯臟事,她怎么會知道的這么清楚?

    “我知道呀。”顧淺眨了眨眼睛。

    這些都是扶蘇告訴她的,但是她可不敢告訴謝景淮。

    “喏,那個討厭的人回來了。”顧淺望著大殿門口,就瞧見齊煜走了進來。

    謝景淮也將目光看向了齊煜,身子卻是靠近顧淺,霸道的說:“淺淺,今后離他遠一些。”

    “我知道,為了夫君我不會理他的。”顧淺一臉可愛的道。

    “嗯,淺淺乖。”謝景淮大手伸進顧淺的秀發撫摸著。

    顧淺回到大殿上便情不自禁的喝起了玉露酒,這玉露酒不沾便算了,一飲竟是停不下來,顧淺又開始貪杯起來。

    接連喝了幾杯,顧淺白皙的臉已是微紅,雙眼迷離的看著宴會中的一切。

    謝景淮察覺到顧淺的醉意時,便將她身前的酒樽奪過:“不許再喝了。”

    “夫君,我還要。”顧淺紅著臉嘟著櫻桃小嘴道,這模樣別說有多迷人了。

    單單是看著顧淺這撒嬌的模樣,謝景淮便有些情不自禁。

    謝景淮抱著顧淺,將頭低下,對著顧淺道:“淺淺,你不許再喝了!”

    顧淺喝醉的模樣太過嫵媚了,謝景淮現在有些后悔,為什么要讓顧淺喝那么多的酒,讓那么多人看到顧淺醉酒的模樣。

    好在此時宴會已經接近了尾聲,皇上說了兩句已經離去,在場的眾人也就都紛紛準備離開。

    “淺淺,我們要回去了。”謝景淮起身,將顧淺拉起,讓她靠在自己懷中。

    許是因為多喝了幾杯的緣故,顧淺覺得頭有些暈暈的,就連看謝景淮都有些看不清楚。

    顧淺伸出手摸了摸謝景淮,半瞇著眼睛道:“夫君,怎么有兩個夫君啊。”

    “淺淺,你醉了。”謝景淮將顧淺的手從自己臉上拉下,而后握在手中。

    顧淺卻是搖了搖頭:“沒有,我才沒有醉呢。不過夫君,這個玉露酒真的好好喝,你記得找皇上要兩壇哦,可別忘了。”

    顧淺腦子里記著謝景淮說的,要找皇上要玉露酒,這一點可是連喝醉了都沒有忘。

    謝景淮有些拿顧淺沒辦法,早知道顧淺會這么貪杯,謝景淮一定早早的制止她。

    “瑞王妃這是喝醉了嗎?”溫子怡準備離席前,打算來和顧淺打個招呼,過來便是瞧見了顧淺這滿臉通紅微醉的模樣。

    “沒有,我沒有醉!”顧淺聽見有人說自己醉了,便是下意識的想要反駁。

    溫子怡見顧淺這狀態便知她是喝多了,便也未和顧淺爭執這個問題,只是看著謝景淮道:“瑞王妃今日看起來喝多了一些,還請王爺好好瑞王妃。”

    謝景淮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我就先走一步了。”溫子怡行了個禮,便轉身離去。

    溫子怡剛走,這上官月就湊了上來,看見顧淺這個樣子,面上當即露出些許驚訝來:“喲,小不點兒這是喝了多少酒呀?我說謝景淮,你怎么照顧小不點的,你要是照顧不好她,就送到我上官府來!我上官月保證比你照顧得好!”

    “上官月,我警告你,有多遠滾多遠。”謝景淮看了一眼上官月道。

    上官月無視謝景淮的警告,而是上前一步和顧淺打著招呼:“小不點,小不點你怎么喝那么多啊?”

    “來,再來一杯!”顧淺靠在謝景淮的懷中呢喃道。

    謝景淮的臉黑了黑,心中后悔不已,怎的就讓顧淺飲了那么多的酒。

    為了避免讓他人染指自己的小王妃,謝景淮大手攬過顧淺,將她摟在懷中,徑直越過上官月,便朝著大殿的門外走去。

    上官月立即追了上去:“謝景淮你等等我啊!小不點……”

    謝景淮第一次覺得上官月的聲音如此難聽,隨即當下就加快了腳步,抱著顧淺出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