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撕裂般的疼痛感

暖手寶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向來懂得控制情緒的顧蕊此時卻是控制不住脾氣,玉手一揚,將桌面的東西全部摔在了地面上,發出一道道清脆的響聲來。

    這樣的顧蕊十分少見,一旁的婢女見了亦是嚇了一跳。

    婢女嚇得不敢多言,趕緊蹲下收拾東西,將地面上的一片狼藉收拾好后,顧蕊仍是坐在一旁生著氣。

    顧蕊平日里向來懂得自控,但今日卻是失控了。

    此時的顧蕊雙目猩紅,眼中滿是怒意。自己苦心設計的計劃毀于一旦,連顧淺半點兒都不曾傷到。

    原以為此計可將顧淺徹底拉下馬,誰知道竟然是自己算錯了。

    顧蕊發了一通脾氣后,才算是冷靜了下來。冷靜后,顧蕊才收拾了自己的情緒。

    這次不成還有下次,她就不信你顧淺有通天的本領,能夠逃過一次還有下一次。

    “侍候我歇息。”顧蕊平心后,又恢復了往日的冷靜道。

    “是,小姐。”婢女看著顧蕊面色恢復了正常,整個人才放松了不少,上前為顧蕊褪去衣衫,侍候著顧蕊睡下。

    這么一番折騰,已經是深夜。

    今夜這一出讓眾人都沒有睡好覺,尤其是顧淺,這一睡,竟是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大上午。

    秋冬的天本就不十分透亮,這不冷不熱的溫度最是適合睡覺。

    顧淺緩緩睜開眼眸,微微挪動了一下身子,剛一挪動顧淺便感覺到身體傳來一陣撕裂的疼痛感。

    有一瞬間顧淺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當即再挪動了一下小腿,可剛剛移動,那撕裂一般的疼痛感再次襲來。

    頓時,顧淺兩道彎眉緊緊蹙在一起,不由得疑惑,這是怎么回事,顧淺怎么覺得自己渾身都疼得厲害。

    這種疼和平日里受傷的感覺不同,這種疼好似有人將自己的身體撕毀一般,只要輕輕一動,便會牽動全身,疼痛感頓時襲滿全身。

    “啊……”顧淺想要撐起來,還未起來,整個人便倒了下來,吃痛的叫了一聲。

    顧淺的叫聲驚醒了床榻邊上靠著的謝景淮,謝景淮猛然抬頭:“淺淺!”

    “夫君,我這是怎么了?我感覺我一身好疼。”顧淺滿臉痛楚的望著謝景淮。

    身體稍稍一動,就傳來撕裂般的疼痛感,顧淺不敢再隨便亂動,這疼痛感讓顧淺有些承受不住。

    謝景淮愣了一下,回想起昨晚兩人發生的事情,頓時明白了怎么回事。

    謝景淮望著顧淺,薄唇微抿,問道:“淺淺,你可還記得昨晚發生了些什么?”

    “昨晚?”顧淺半瞇了一下眼睛,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事情。

    閉上眼睛一回想,昨夜發生的事情回蕩在顧淺的腦海里,但卻只是一部分,并不完全。

    “昨晚我們去參加宴會,有個婢女說子怡找我,然后把我帶到了別院的房間里,那個房間里有個男人。”顧淺目光望著遠處,回憶著昨晚發生的事情。

    回憶時,顧淺微微蹙了蹙眉:“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渾身發燙,跟發燒了似的,整個人迷迷糊糊的。我只隱約記得那個男的好像要對我做些什么,上官月來了救了我,再之后我好像還看到了夫君。”

    顧淺的記憶并不完全,只記得個大楷,但是說出來的基本上與上官月所說的吻合,想來事情的經過應該就是如此了。

    “淺淺,你昨晚是中毒了。”謝景淮聽完后才對顧淺道。

    “中毒?中什么毒?”顧淺一臉的吃驚。

    謝景淮性感的薄唇微張:“你所中的毒乃是情香散。”

    “情香散是什么毒?”顧淺面上滿是茫然,從未聽過這個名字。

    “這是一種媚藥,中毒者必須與人交合方能解毒,若是無人與之交合,便會直接死亡。”謝景淮那沒有溫度的聲音響起。

    “媚藥?”顧淺睜大了眼眸,身子微動,牽動身體,一陣疼痛感傳來,立即蹙了蹙眉頭。

    等到身上的疼痛感緩解后,顧淺才將謝景淮的話捋了個清楚。

    顧淺長長的睫毛輕顫,眼中露出疑惑和茫然,又帶著些許的吃驚看著謝景淮道:“我現在沒死,就是毒已經解了,那是誰給我解的毒?我是不是已經和人做過那種事了?”

    雖是來自現代的女子,但顧淺畢竟年紀小,提起房中之事仍是覺得有些尷尬。

    “是我給你解的毒。”謝景淮冷然的道。

    顧淺有一瞬間的吃驚,呆了片刻,面上的神情又放松了下來說了一句:“那就好,只要是夫君就好。”

    “淺淺,你的年紀太小,我本來不想那么早……”謝景淮欲言又止的道:“只是昨晚那種情況,我若是不給你解毒,你便會有生命危險。”

    顧淺笑了笑,未曾放在心上,望著謝景淮的眼眸道:“沒關系的夫君,板栗都跟我說過了,咱們是夫妻,早晚會做這件事。板栗說了,第一次是女子這輩子最重要的,只能和夫君做。”

    “淺淺,是我沒有保護好你。”謝景淮眼中閃過一抹疼惜之色。

    原以為顧淺會生氣,或是會不知所措,但謝景淮萬萬沒有想到顧淺會是這樣的態度。

    但正因為如此,謝景淮才會更加的覺得愧疚。她如此信任自己,可是自己呢?竟然連保護都保護不了她!

    說起來他是擁有至高無上權利的瑞王,可是他差點兒看著自己的女人出事!

    “這件事不怪夫君。”顧淺搖搖頭,面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夫君,我的身上好疼,是因為和夫君做了那些事嗎?”

    顧淺從前并未經歷過這等事,又無人引導過顧淺,所以顧淺對于房中這等事仍是處于懵懵懂懂的狀態。

    一般的大戶人家都會在女子適齡時專門請老媽媽來引導,教導此事,但顧淺一直養在后院,自是沒有人來告訴顧淺這些。

    前世的顧淺一直被人當做武器試驗品,更是不知這些。

    謝景淮聞言忍不住撫上顧淺的臉,目光掃向顧淺時,不經意的看到了一旁的那抹嫣紅,這是顧淺的處子之血。

    看著顧淺那不經世事的模樣,謝景淮點了點頭。

    “板栗不是說做這種事很美好的嗎?為什么會疼呢?”顧淺疑惑的問道。

    謝景淮吸了口氣,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她的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