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諷刺

舞曳攸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ixrkdb.tw,最快更新冷王霸愛,天才小醫妃最新章節!

    不過在要跳進密室的時候,慕梓靈想了想,隨即將剛剛被龍孝羽掀得亂七八糟的被祿床單重新整理鋪好,然后讓那開口的方形木板就著被祿,她則手頂著木板,跳進了密室。

    隨著慕梓靈頂著木板消失,床榻也變回原來的模樣,沒出現任何端倪。

    密室是真的暗,慕梓靈跳進來的那一瞬,根本就感覺不到底,不過在她還未落地時,龍孝羽就已經穩穩地接住了她。

    從龍孝羽的懷抱離開,慕梓靈的視線環顧了一圈,四周黑不溜秋一片,不見絲毫光線。

    “這好像是個地下密室啊,宮里怎么會有這種地方?”慕梓靈一邊嘀咕著,一邊拿出火折子,吹燃。

    在火折子的照射下,映入眼簾的直接就是一扇僅能容下一人進出的小扇玉石門,從玉石門的存在位置可以看出,這應該才是通往這間密室的直接入口,而這玉石門外是通往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龍孝羽牽著慕梓靈往里面走。

    走了幾步路,龍孝羽忽然停下腳步。

    “怎么了?”慕梓靈不解地轉頭看向他,卻是被他身側一堵往內凹的墻面吸引住目光。

    “這……”慕梓靈驚了驚。

    只見那墻面上撒著一束奇特的白光,白光之下只照耀著一幅畫卷,讓慕梓靈吃驚的并不是沒有任何光線外露的奇特白光,而是白光下的畫卷。

    畫卷上畫是一名女子,這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她本尊,確切的說是最初那個長得還算不上精致的她。

    “這里怎么會有我的畫?還是以前的樣子?”慕梓靈奇怪地湊身過去,細細瞧了一會兒,忍不住贊嘆:“還別說,這畫畫得還挺真,挺傳神的,都要跟相機照出來的一樣了,看來畫這畫的人非但是個大師級,還是個特了解我的人呢。”

    說著,全然沒有看見身邊某妖孽的臉色轉變,慕梓靈用手肘碰了碰他:“你看看,是不是跟你畫的——”

    最后‘有得一拼’這四個字沒能從慕梓靈嘴里蹦出來,龍孝羽的大掌忽然握住她拿著火折子的手,然后就著她的手,把還燃著火光的火折子往那畫卷湊了過去。

    “你干嘛?”慕梓靈一個激靈,下意識縮回手。

    龍孝羽黑沉著一張臉,語氣清冷地吐出兩字:“燒了。”

    慕梓靈不解:“無故燒畫干嘛?”

    龍孝羽一手將她攬入懷里,開口的語調很柔和,卻隱隱夾雜著不可一世的霸道:“我的女人,就算是畫像也不容他人覬覦。”

    沒想到這心眼比針眼還小的妖孽占有欲犯起來是隨時隨地的,慕梓靈頓時好氣又好笑:“你怎么知道我的畫像掛在這里是被覬覦的?你看看這畫的姿態,還有白光打的位置,許是把我當菩薩供著呢,就差放點貢品,插上香了。”

    頓了頓,她抬手往畫卷下的小平臺上抹了一下,將干凈的手指湊到龍孝羽面前:“瞧這地方纖塵不染,肯定經常有人來,我們都還沒搞清楚這密室到底藏有什么貓膩,你這要把畫燒了,不是打草驚蛇了嗎?”

    就在慕梓靈話音落定同時,龍孝羽似忽然察覺到什么,他眉心微動,下一秒就掐滅了火折子。

    “……”慕梓靈還沒來得及開口問怎么回事,就感覺腰間一緊,然后她整個人就被龍孝羽帶飛了起來,最后兩人貼藏在半壁上不知是哪個角落的角落里。

    眼前又落了一片黑的慕梓靈,愣是沒整明白怎么個回事,她動了唇,正開口,卻一個音都還沒發出來,唇就被一抹涼軟嚴絲合縫地堵住。

    被龍孝羽的唇堵得開不了口的慕梓靈,悶嗯了一聲,只是她這悶聲還沒發全,下方忽然傳來了玉石門緩緩滑動開啟的聲音。

    雖然黑得看不見情況,但慕梓靈也在第一時間意識到是有人來了,她頓時沒敢在發出任何聲音,由著身邊的某妖孽吃自己豆腐。

    玉石門滑動的聲音很快停止,緊接著就是一道細微的腳步聲。

    腳步聲走了幾步就沒聲了,然后陷在黑暗中的慕梓靈,眼角余光就亮起了一抹光。

    是那人點燃了壁燈。

    慕梓靈呼吸微微一凝,生怕因此他們會被發現,但很快她就安了心。

    因為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半壁死角,下面那人若非特意抬頭看,根本很難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事實也正是如此。

    那人似乎根本就沒想到在這密室的某個半壁死角會藏著人,他一邊輕車熟路往里面走,一邊點燃壁燈。

    在走到慕梓靈他們剛剛停留的地方的時候,那人也停留了下來。

    那人盯著凹壁上的畫卷看了好一會兒,才點燃了旁邊的壁燈,隨后又在那燈盞上轉動了下,緊接著又是一道石門被緩緩開啟。

    因為角度問題,慕梓靈只能用眼角余光勉強瞥到那人的背影,始終看不到正面。

    直到那人轉動燈盞機關進到里面后,慕梓靈才微松了口氣,她沒好氣地推了推占盡了自己便宜的妖孽,低聲問:“你看清楚那人是誰了嗎?”

    龍孝羽在她水潤的唇上流連了一會兒,才提醒式的反問道:“看清他衣服上的繡紋了?”

    “好像是……龍紋……”慕梓靈歪著腦袋想了想,頓時恍然:“衣服上能繡龍紋的……龍孝南?不會吧?”

    雖然猜測出來,也大抵肯定了,但慕梓靈還是有些不信。

    不過很快,這事實就擺在眼前。

    隨后慕梓靈和龍孝羽也悄無聲息的跟著進了石室。

    比起外面的暗室,這里面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開發不全的石洞,光線不怎么亮的洞中窸窸窣窣的佇立著一條條凹凸不平,歪歪扭扭的石柱子。

    也因為這些石柱子,很好的將慕梓靈和龍孝羽的身影遮擋住,盡管是躲躲藏藏,但兩人的心態和氣息都放得極為平靜,讓人無從察覺。

    就在這時候,一道虛弱而帶著驚訝的聲音忽然響起。

    “是……是你?!”

    聞聲,莫名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的慕梓靈偷偷探出頭,朝聲源處看了一眼,意外的看見這石洞里竟還有另外一人,氣虛體弱的坐靠在石柱上。

    這人的雙腳分別被有手臂粗的鐵鏈鎖著,大概是被囚禁在這里有段時間了,他一頭亂發幾乎成坨,身上衣著臟污不堪,整個樣子顯得極為狼狽又頹然,簡直堪比街頭乞丐了。

    讓慕梓靈意外的是,這個被鐵鏈鎖著的人,竟是之前因弒君殺父東窗事發而銷聲匿跡許久的龍孝璃。

    而此時站在龍孝璃身前的人,正也是剛剛進來的人,這人雖然只是一個側臉,但慕梓靈還是一眼認出來,真的是龍孝南。

    對比龍孝璃乞丐般的狼狽,龍孝南一身白袍,纖塵不染,無論舉手投足,無論字里行間,處處都透著溫文儒雅的氣質。

    “這段日子讓大皇兄受苦了,不過到底大皇兄你是犯了天理不容的大錯,朕之所以沒有將你處死,而是秘密關在此地,是念及兄弟情,也是無奈之舉。”

    龍孝璃似乎根本聽不進去話,但他還是在龍孝南這段似在聊表歉意,似寬宏大量的話里,捕捉到了一個關鍵字眼“朕”。

    “你——”龍孝璃抬眼,目光陰測的將龍孝南上下打量了一圈,忽然諷刺地大笑起來:“哈哈哈……沒有想到本皇子謀劃爭權許久,非但一場空,落了個階下囚的下場,最后還是讓你一個病秧子坐收了漁翁之利,好!哈哈哈……”

    龍孝璃不知道已經被關在這里多久,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經發生了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只知道眼前站著的人,站著的君王,對他來說是極大的諷刺。

    這些年來,因為龍孝羽的優秀,因為龍孝羽逐漸日上的勢力,他一直把龍孝羽當成自己成功路上最大的絆腳石,一心只想著怎么和龍孝羽爭斗,并不將其他有望奪權的人放在眼里,特別是常年來因腦疾鮮少露面的龍孝南,就算后來他撿了自己太子之位,他也沒有多放心上。

    因為他一直自信著,就算龍孝南撿了他的太子之位,那也是名存實亡,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一直以來被他忽略,瞧不起的人,此刻竟高高在上的站在自己面前。

    皇帝!龍孝南當了皇帝,站在了他一直夢寐以求的位置上。

    多諷刺,多可笑……龍孝璃幾乎費盡了心力在仰頭大笑,笑中帶著濃濃的自嘲,也帶著無望的悲涼。

    因為他心知肚明,在落入龍孝南手里的那一刻,他已經扎扎實實的栽了,再也扶不起來的那種,就如以往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全部付諸東流,再不復返。

    龍孝南似乎并不在意龍孝璃以下犯上的猖狂態度,他等到他的笑聲漸漸無力下來,才溫聲開口:“不知這段日子所熬的苦,可讓大皇兄有迷途知返之心?”

    “少在這里咬文嚼字,貓哭耗子假慈悲,要殺要剮隨便。”現在一襲風光的龍孝南落在龍孝璃眼里,赫然就是一個背后捅刀的偽君子,真小人,他心中縱有無盡的不忿不甘,也是無可奈何了。

    龍孝南無奈嘆聲:“大皇兄還不明白嗎?朕若真要對你動手,也不會將你關在不為人知的此地。”

    “假惺惺……”龍孝璃油鹽不進,爾后他似讀到了龍孝南話中有話,又問:“你想怎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