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先做后愛,總裁的緋聞妻 > 137:再也無法欺瞞的身世

137:再也無法欺瞞的身世

作者:九月如歌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58小說網】www.ixrkdb.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溫佳妮捏著莫錫山的手掌,直到他被推進搶救室。

    云燁站在手術室門口。

    云潔就在旁邊。

    孟有良和苗秀雅都焦慮的看向對方。

    苗秀雅對莫錫山是有敬重之情的,養育云燁這么多年,莫錫山花的心思比誰都多。

    今天莫錫山突然大動肝火,是否真的是因為云燁喜歡男人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所以才會在云燁推脫之詞出現時激動成那樣?

    溫佳妮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不像其他人,她一個人坐著,不像方才握著莫錫山手時那么激動,安靜得出奇。

    她閉上眼睛。

    腦子里的幻影都是莫錫山年輕了三十歲,而自己變成了一個小女孩,騎在父親的肩頭,滿園子的跑,嘴里喊著“駕駕駕駕”。

    她是否太貪心?

    有那么好的媽媽,還想要個像莫錫山一樣的父親。

    還記得經常和莫錫山一起聊天的場景,他對幾個女兒的感情也很深,即便曾傳出過他和莫菲斷絕過父子關系,但他依然照顧辛甜。

    說明他是念重親情的。

    其實 很難想象,如果自己是他的第五個女兒,他會如何對待自己。

    會不會失望?

    會吧。

    所有的人都因為她是個女兒而感到嫌棄。

    如果她真的降生在莫家,第一下抱出產房的時候,他會皺眉吧?

    做醫生這么多年,其實這樣的事情不少見。

    有些產婦生了個是個女嬰,婆婆或者丈夫轉身就走,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只是沒有想到有天會被自己體會。

    其實苗秀雅不在的這段時間,她和莫錫山相處得很愉快。

    雖然總是她找機會與他偶遇,其實只是想找一些云燁得到過,她卻沒有得到過的溫慈父愛。

    以為兩邊都可以兼顧。

    現在睜開眼睛看到搶救室的燈,她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妮妮,別擔心。”苗秀雅摸著溫佳妮的頭,溫聲輕哄。

    “嗯。”溫佳妮點頭,違心道,“我不擔心,吉人自有天相。”

    云燁闔眼暗祈,希望父親能夠平安無事。

    這是軍0區醫院,這一幢本來就不是給普通人看病的地方,再加上孟有良又調人把這一層樓給封鎖了起來。

    整個樓道安靜得只能聽見呼吸聲。

    云潔急得眼淚不斷,她是傳統的女人,丈夫是天,如果丈夫一倒,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這次病倒距離上次的時間并不長,她擔心丈夫的身體是不是一日不如一日。

    可她一直覺得丈夫是軍人,身體應該比別人都好,可以活一百歲。

    哪知道這一兩年越來越差。

    去年到今年,病了好幾次。

    恨不得趴在玻璃門上,可以從縫里看進去,看看莫錫山到底怎么樣了。

    孟有良自然是不可能在這個節骨上眼認親的,但他一分析莫錫山發病的原因,居然跟苗秀雅心里想的一樣。

    于是看著云燁,小聲道,“阿燁,你父親這次醒來,你萬萬不能再氣他了,無論如何,都該把結婚生孩子的事情提上日程了!”

    云燁雙拳緊緊握著,“謝謝孟伯伯,我知道了,如果父親的癥結在這里,我會盡力去配合。”

    手術室的門打開,云燁拉住醫生問,“我爸爸怎么樣?”

    這里的主刀醫生都是有軍銜的,自然會認識孟有良,所以說話也客氣很多,口罩摘下來,“你們不要太擔心,我們會盡全力。”

    云燁可聽不得“盡全力”三個字。

    這三個字延伸意思就是很嚴重!

    云潔也慌了,“醫生!我們老莫是不是有什么危險!”

    云燁伸臂攬住云潔,“媽!醫生說不要擔心。”其實他擔心得很,卻用一種極鎮定的聲音安撫母親。

    云潔抓住云燁的袖口,“醫生!”

    醫生道,“現在剛剛做了蘇醒,暫時沒事,上次因為心肌突然阻梗造成病人住院,這次舊病復發,這次情況比上次稍重,我們是建議最好找權威的心臟科做一次手術。”

    醫生的話永遠都是用平平的語速可以給家屬帶去沉重的打擊。

    什么叫稍重?

    稍重就是連軍區醫院都沒有辦法!

    還要權威?!

    孟有良就在這里,這醫生敢這樣說,就說明這醫院真的是準備讓病人轉院,接受更好的治療。

    要么就是情況比預想的嚴重,醫院方不敢承擔責任。

    孟有良臉一沉,剛要發作!

    云燁馬上看向孟有良,“孟伯伯,我來聯系。”

    他已經沒有那個時間去跟醫生爭論到底為什么這么大的醫院不給醫治,為什么還要把年邁的病人轉院。

    他沒有那個心情,怕浪費一秒都是對父親生命的威脅。

    馬上掏出手機來給裴錦程打了電話,電話沒有接通的過程中,云燁不停的在走廊里來回踱步,拿著手機時,眸如夜鷹般,陰鷙磣人!

    周遭的人都感受到了他的低氣壓。

    電話沒人接,云燁又打了一次。

    云燁的牙齒已經咬了起來,第三次響了一半把電話一掛,馬上換了一個電話打過去。

    這次他給申璇的。

    一次便接了起來。

    “阿燁?”

    “阿璇,你把電話拿給錦程!”云燁這聲音,又冷又硬的,一點也不紳士。

    “哦,你稍等。”申璇把手機伸到躺在自己腿上的裴錦程的耳邊,做了個口型,“阿燁。”

    裴錦程略一皺眉,“阿燁?”

    “裴錦程!手機是你不拿在手上扔馬桶里沖走了嗎!”云燁一肚子火氣,裴錦程一接通電話就被訓了一頓。

    裴錦程這才想起手機應該是扔在樓上書房了,把電話拿遠了一些,皺眉呲嘴,“阿燁,晚上吃了原子彈嗎?這是要發射了啊?”

    云燁剛剛發了一通火,這時候再沒有心情跟裴錦程閑扯下去,“你馬上幫我聯系adis,我父親馬上要轉院!”

    裴錦程馬上從申璇的腿上坐起來,知道出了大事,“我馬上安排,馬上!你先別著急。”

    云燁剛剛拿著電話對申璇和裴錦程說話的態度讓孟有良又是聽得心里又是一陣滴血!

    兒子該不會是喜歡裴錦程,在吃申璇的醋吧?

    裴錦程!!

    .........

    莫錫山轉院,adis 這個人做事情責任心不是一般的強,看著從軍區醫院轉來的一堆資料,以及莫錫山的現狀。

    “做個手術,你們同意嗎?”

    云燁皺了眉,“adis,我爸爸年紀大了,做手術畢竟是很傷元氣的事情,如果能不做手術,能不能不做?”

    溫佳妮是醫生,她跟云燁站在一排,adis在他們這個圈子是非常有名的,心臟這方面的權威。

    不但但是因為她的職業習慣,更因為她對莫錫山的病情想要有一個透徹的了解。

    所以眼睛是一瞬不瞬的盯是adis,耳朵都豎了起來,生怕漏掉一個字。

    “阿燁,其實是個小手術。”

    “剛剛那邊醫院的醫生也說不嚴重,我們是想,若是能不做,就不做這個手術。畢竟......”云燁耐著性子,一想到做手術開刀過后別說心臟了,就是皮膚長隴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

    老年人的自我修復能力本來就不如年輕人,這如何受得了?

    “嗯.....”adis手指彈了一下報告單,他見過溫佳妮,便對她笑了一下,不過知道她不是家屬,還是又看向云燁,“其實就是心臟上一個小地方需要撥一下,就好象一個毛線球打了結,需要把這個結打開。”

    adis看著云燁神色越來越凝重,便試圖安慰他,便又覺得有些家屬你越是安慰,他越是不把病人的病當回事,但是你若是嚇了他,他又擔心得過余。

    所以最終還是實話實說道,“我這么講吧,那邊醫院說這是個小手術,沒事,的確是個小手術,只是把毛線的結打開,這算什么大事?但是這個是精細的活,沒有豐富臨*經驗的醫生不敢動刀。”

    云燁聽著,背上冒汗。

    adis一攤手,“你應該是信任我的醫術的,小寶和申老爺子的手術都是我做的,并非是例外。別人不敢動刀,我敢動刀。所以在我這里,這是一個小手術。但在別人那里,這就是個天大的手術。

    不過這雖然是個小手術,但卻有最佳的手術期,這個小結,有可能越結越大,目前這個情況,不用兩個星期,就會從小手術變成大手術。而且這兩個星期中,還有可能會發生今天這種情況,甚至可能是三五天之內。”

    在場的人聽著adis的話,均是心里咯噔咯噔的跳!

    云燁和溫佳妮幾乎同時開口,“馬上做手術!”

    云燁看了一眼溫佳妮,知道她是醫生,這方面她比他專業,若她都說要做手術,那么他下的決定就是對的!

    “查看病人血型,準備血袋。”adis一合材料,對著站在家屬圈外的助理說道。

    助理跟了adis多年,知道什么樣的人需要手術,“血型已經查過了,所匹配的血漿已經準備好了。”

    adis領著助理走出了辦公室。

    ..........

    手術進行到一半,adis咒罵了一句,“患者貧血就算了!多了一條小管子,手術時間要延長!再調600cc血漿!”

    助手馬上去準備,跑回來的時候,只有200cc,adis馬上對助理道,“去!把云燁弄去驗血,或者把活人給我送進來,趕快!”

    助手跑到外面,“云先生,你馬上跟我去驗血,您父親是rh陰性b型血,這種血漿去外面調也來不及了。”

    溫佳妮一聽這個血型!

    這幾乎很難找到同血型的!

    云燁的血型她知道,當初部隊里做體檢的時候,有填過,是o型,怕是云燁自己都不一定記得自己的血型,他從來不看體檢單,說沒病都要看出病。

    血型就那么幾種,可偏偏rh陰性b型血少之又少!

    她突然站起來,從助手手中拉開云燁的手,“直接抽我的。”

    助手愣了愣,“溫小姐,這種血少。”

    “我說抽我的!”溫佳妮稍大了聲。

    苗秀雅和云潔都怔住了,她們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但看到溫佳妮的樣子,心里突然隱隱的不安。

    云燁更是怕溫佳妮耽誤時間,“佳妮別鬧!”

    助手也怕嚴厲的adis跑出來發火,拖上云燁就要走!要趕緊。

    溫佳妮心一橫,追過去扯開云燁,朝著他便大聲吼道,“你o型血!你去輸什么血!我是!我才是!我才是rh陰性b型!”

    那聲音里濃濃的悲愴和憤怒把周遭的人都震住了!

    溫佳妮身形忽地踉蹌,像是剛剛一吼已經抽干了她的力氣,扯過助手的手腕往采血室走去的時候,已經淚流滿面......

    云潔看著溫佳妮有些走不穩的背影,心里一疼,捂著嘴,低泣出來.......

    .............第二更結束,親們明天見,親親們投月票的時候,請一定記得用客戶端 。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