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萌寶來襲:年先生寵妻上癮 > 第424章 是母子啊

第424章 是母子啊

一秒記住【58小說網】www.ixrkdb.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雖然白天睡了不少,但是,被人拐走的這三天,擔驚受怕,沒吃好沒睡好,獵獵窩在席央央的懷里,聞著熟悉的安心的味道,沒多會又睡著了。

    席央央這才小聲的問年北琛:“錦文說我在床上躺了三天,我,身體不會是出了什么問題吧?”

    也不怪她往不好的地方想。從小到大,她的身體都挺好的,很少得病,怎么可能受了一點刺激,就昏睡了三天呢?

    年北琛放下粥碗:“王錦文什么都沒跟你說?”

    席央央搖了搖頭,臉上浮現了更多擔憂:“我不會是真的有事吧……”

    “傻瓜!”年北琛舍不得她嚇自己,沒有像以往那樣捉弄她,而是很快為她揭開了秘密:“你是懷孕了。”

    “啊……”

    席央央先是一愣,見年北琛點了點頭,她猛地回過神,先是狂喜了一番,狂喜過后又是一臉擔憂:“可我馬上要拍新電影了,怎么就懷孕了呢?”

    怪不得她之前那么愛睡覺,總是感覺體力不支,原來是懷孕了。

    雖然他們一直有避孕,但是她也知道,任何避孕方式都不是百分百安全的,更何況,他偶爾還會臨場發揮。

    年北琛見她高興的時候,自己也跟著高興,等她變了臉,他也跟著變了臉。

    “拍電影?”年北琛神色沉沉的看著她,說著說著,聲量不自覺的拔高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次多危險?若不是及時送到醫院,你就流產了!你想流產嗎?”

    他難得沖她吼,席央央怯怯的往后縮了縮。

    她雖然不想在事業上升期懷孕,但是,若是真懷了,她也沒有打胎的念頭,剛不想意外流產。

    年北琛依舊盯著她:“孩子想不想生,是你作為女人的權利,只有你能決定,我不逼你。但我想你現在就給我一個準信,你想不想生。”

    席央央毫不猶豫的說:“生啊,既然懷了,當然要生啊。這可是我們的孩子。”

    這可是我們的孩子。

    短短一句話,八個字,一下就掃除了年北琛心底的不安。

    她之前說過的,最近幾年都不想懷孕生子,所以,他剛才真怕了她說不生。

    “那你想留住這個孩子的話,最近就好好的在醫院躺著。”年北琛的神色又恢復成了原來的溫柔的樣子:“醫生說你有先兆流產的危險。”

    他話音一落,她趕緊帶著獵獵一起躺下了,他側臥在她身邊,她平躺著。

    年北琛看她這么緊張,暗暗的更高興了。

    其實,剛才王錦文既然允許她坐起來吃飯,那應該就是,坐一會兒沒問題的。

    他不準備把自己命令醫生給她用藥,才讓她昏睡三天的事告訴她,就讓她以為是自己懷孕了受了刺激才昏迷三天的吧。

    席央央微微轉過頭,眨著眼睛看他:“你還像之前那樣躺我們身邊好嗎?”

    她這么聽話,這么主動,年北琛哪里舍得說一個“不”字,顛顛的躺了下去,側臥在獵獵身邊。

    席央央摟著獵獵,又問:“既然我昏迷了三天,這三天里,你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一定給我和獵獵驗了DNA吧?結果出來了嗎?”

    年北琛嗯了一聲:“出來了。”

    席央央不由的緊張了:“我們,是母子嗎?”

    年北琛深深的望著她:“你要記得,你現在不適合情緒激動。”

    “行,你說吧,不管結果如何,我都盡量保持平和的心態。”席央央說著,深呼吸了幾口氣。

    年北琛緩緩的道:“獵獵,確實是我們倆的孩子。”

    席央央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剛還深呼吸了幾口氣,可聽到確切的答案,手還是因為興奮而握了握。

    她感覺這幾天發生的事,都像做夢一樣,那么的虛幻,那么的不現實。

    先是她以為早就去世的生父,突然出現在了她的人生中。

    然后是她以為早就去世的孩子,突然就回到了她身邊。

    她最近所經歷的這一切,可能小說都不敢這么寫,會被人罵狗血的吧。

    可是,往往就是,現實比小說還小說,還狗血。

    她低頭看向懷里的孩子,之前看了那么久,還是看不夠。

    直到現在,她還有后怕的感覺,好害怕自己剛知道他是自己的孩子,自己還沒有給與他任何東西,他就從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幸好,幸好,年北琛把他找了回來。

    “這幾天,獵獵有沒有吃苦?”席央央又看向年北琛,因為看到獵獵沒有大礙的回到了她身邊,她沒有著急問,現在四下里沒人了,獵獵也睡得更熟了,她才小聲的說:“你給我講講把他找回來的過程唄?”

    “慕語玫被抓回來后,不管我們怎么威逼利誘,她都不肯說出獵獵的下落,鐵了心的要帶我們一起去死。但是我們家有一個遠房親戚,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催眠師,我們把他找來,催眠了她,終于問出了綁走獵獵的人的線索。之后,我們就順藤摸瓜找了過去,然后就找到了獵獵。”

    年北琛說著,撫了撫獵獵的頭:“慕語玫是讓對方殺了獵獵的,但是,人家拿了錢,看到獵獵是這么小的孩子,就想把他賣掉,再賺一筆。而獵獵也夠聰明,被抓后,也沒哭也沒鬧,還說自己家里很有錢,勸抓他的那二個人拿他跟年家換錢。”

    席央央聞言,不由的吃了一驚,她都沒想到,獵獵會這么聰明。

    但是,他是那么一個不愛說話的孩子,為了活下來,逼自己開口說話,對他而言,也很艱難吧。

    “他這么一說,倒是混淆了二個綁匪的思路。正巧,我們年家的懸賞令也出來了,他們看到懸賞金額巨大,就更猶豫了,就暫時沒有把獵獵怎么樣。等我們找上門的時候,他們甚至還沒拿定注意。”

    席央央還是心疼:“即使如此,這么小的孩子,被陌生人綁架了,沒有爸媽和親人在身邊,他一定會很害怕。”

    年北琛抿著唇,是啊,不管小家伙多堅強多聰明,獨自一人面對兇悍的綁匪,怎么能不怕?

    他可能一輩子都忘不掉了,忘不掉自己找到小家伙的時候,小家伙叫著撲進了他懷里,抱著他嚎啕大哭的樣子。

    那時一種終于松了一口氣的嚎啕大哭。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