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聽說她是校霸罩著的 > 152:喜歡到不行了(三更)

152:喜歡到不行了(三更)

一秒記住【58小說網】www.ixrkdb.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她沒說話,陸川便起身,去穿外套。

    外套就搭在床尾,他伸展長臂很快穿上,垂眸,又看了江沅一眼。

    江沅露出個笑,蒼白的臉色,有些虛弱:“路上小心。”

    “我晚上過來?”

    陸川坐在她床邊,輕聲問了句。

    江沅抿抿唇:“不用了,我家里有人在。”

    “他們是他們……”

    陸川輕輕地嘆了聲,突然俯身,一手撐在她床沿,看著她眼睛,說:“如果我也是你家里人,就好了。”

    猝不及防,江沅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她神色怔怔地看著陸川,好像沒能反應過來他這句話的意思,又好像突然被他這句話給嚇到,就那么微微睜圓眼睛看著他,睫毛都不帶動的。

    陸川忍不住給笑了,手指彎起,刮了下她的鼻尖。

    那一下很輕,好像羽毛突然撩過。

    江沅還是沒說話。

    心情很復雜。

    腦海里第一時間閃過的念頭是:這人要是下定決心追誰了,怕是無往不利。這世上,會有女孩子能逃脫他的撩撥嗎,應該,少之又少吧。

    她又成了個小啞巴,陸川無奈又郁悶,目光一掃,看向了江晨希。

    江晨希來了一上午,感覺自己就像個擺設。因為陸川守在床邊,大包大攬了所有的事,將她和江志遠都給襯托成了閑人,這會兒,江志遠也不在,出去接電話了。

    她對上陸川的眼神,多少有些緊張。

    陸川卻難得主動,偏了偏頭,下巴指指門口,示意她出去說話。

    站起身,江晨希乖乖地跟了出去。

    陸川已經穿了羽絨服外套,拉鏈沒拉,就那么敞開,豎起的領子,有幾分散漫不羈,開門見山地問出一句讓她意外的話:“你們倆不是親姐妹啊?”

    “……”

    江晨希錯愕地看了他一眼。

    陸川舌尖抵了下牙槽,嗓音因為熬夜有些沙啞:“你爸說的。不過親不親的我也管不著,叫你出來是想告訴你一聲,我真的很喜歡她,喜歡到不行了,想娶回家那種。你幫我一把,以后我肯定不虧待你。”

    江晨希:“……”

    她不知道說什么。

    垂眸看她一眼,陸川有點不耐煩了。

    江沅就是這樣,話少,他卻不覺得討厭,只覺得她又呆又軟,可愛死了,到了江晨希這兒,就很煩躁,覺得簡直沒見過這么遲鈍的人,怎么交流還有障礙?

    “給個反應。”

    他沖人抬抬下巴,語氣不悅。

    江晨希“哦”一聲:“知……知道了。”

    陸川卻不滿意,又說:“病區外有四個保鏢,是為了擋住那些過來求和找事的,你不用管。不過……”

    哎呀他媽的真的好煩!

    他一開口,覺得自己要叮嚀的事情太多了。

    擔心這個擔心那個,感覺自己不在,給這兒留下多少個保鏢都不夠。

    撇撇唇,陸川偏頭吹出一口氣。

    神情煩躁。

    江晨希:“……”

    她先前一直將陸川當成夢想里的男主角,卻僅存于想象,現實生活中,兩個人真的毫無交集。這會兒因為江沅有交集了,也并非第一次,她面對人,卻還是大氣都不敢出。

    陸川自己調整了一下情緒,又耐下性子說:“說一千道一萬,你幫我將人照顧好了。別讓那些不相干的進來打擾她休息,有些你搞不定的,讓保鏢丟出去,后果我負責。”

    “知道了。”

    江晨希點點頭,機器人似的。

    陸川看了她一眼,臉色還有些嫌棄,抬步進了病房。

    江晨希隨后跟進去,便看見他微微俯著身子,朝江沅說:“那我走了?”

    很簡單的四個字,愣是因為他的語調,顯得柔情繾綣。

    “嗯。”

    江沅點了下頭。

    陸川直起身,一手抄兜,出了病房。

    他一走,整個房間氣壓都正常了,江晨希舒口氣去看江沅,卻發現,她一貫冷淡內斂的姐姐,目光還落在陸川離去的方向,神情間,竟有些復雜到讓人怔忪的情緒。

    好像,很不舍得……

    “姐。”

    她開口喚了聲。

    江沅倏地回神,朝她露出個勉強的笑,也沒說話。

    一時間,江晨希也不知道說什么,便問她:“要不你睡會兒,我幫你看著針。”

    “嗯,那我睡會兒。”

    江沅的確有點困,話說完,便閉上了眼睛。

    江晨希坐在她床邊,幫著看針,閑來無事,這兒瞅瞅那兒看看,最后,目光落在了床邊掛著的集尿袋和集血袋上。她沒生過大病,也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東西,多少有點好奇,眼見江沅睡得熟,便小心翼翼地掀開被子,想看一眼。

    這一看,大腦突然懵了一下。

    條件反射地松了手。

    引流管里,鮮血暗紅,從腹部的傷口戳進去,一直鉆到人皮肉里。

    得疼死了吧?

    她抿了一下唇,忍不住去看江沅。

    她臉蛋蒼白,即便在睡夢里,眉頭也一直蹙著,額頭滲出虛汗,細白的牙,緊緊地咬著唇,那一副樣子,她只看著,都覺得難以忍受。

    從小到大,江沅一直比自己能忍,無論遇到任何事。

    想到這,江晨希的眼眶突然有些熱,她低下頭,抬手在鼻尖揉了揉,聽到了身后病房門“吱呀”一聲。

    江志遠走了進來,手里提著一個折疊床,放在墻壁邊,偏頭問了她一句:“睡了?”

    江晨希“嗯”了聲,問他:“姑姑來了?”

    江文秀和丈夫、兒子早上來了一次,帶了點生活用品,一起出去吃飯,又想起忘了帶折疊床,一家三口返回去一趟又來,走到病房外碰見了江志遠,又聽說龍錦云跟老太太過來了。

    宋佳澤要上廁所,宋康安領著兒子去了,江志遠進來放床,江文秀則先下去,接嫂子和老太太。

    老太太收了唐琳一百萬支票的事,江志遠已經聽龍錦云打電話說過了。這會兒放下床,連江晨希的問話都沒有心情應,轉身又出了門。

    電梯口,他接到了母親和老婆。

    龍錦云頂著隆起的孕肚,眼眶紅透,顯然哭過。

    老太太卻顯得心情好,一手還拎著個果籃,看見他便問:“人在哪個病房呢。”

    “支票呢?”

    江志遠克制著脾氣,開口問。

    老太太一愣,裝傻:“什么支票?”

    “一百萬!”

    三個字,江志遠直接吼了出來。

    面對老太太,他幾乎沒有這般發過脾氣,老太太被嚇得一哆嗦,撫著心口道:“說話就說話,吼那么大聲干什么!一百萬我拿了,你有意見?”

    “孩子死里逃生這會兒還下不了床,你拿這種錢?”

    “你是不是傻!”

    老太太雙目圓瞪地看著他,“一百萬送上門都不曉得要,腦子被門夾了!什么死里逃生,說的倒夸張,誰這輩子還不受點傷了,一點小傷換來一百萬,多值!”

    她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氣得江志遠說不出話來。

    江文秀在邊上站著,一頭霧水地問龍錦云:“嫂子,誰給的一百萬?”

    龍錦云一手護著肚子,聲音低啞:“有人找到家里了,給了一百萬,想私了沅沅的事。”

    “那你就……”

    龍錦云看了她一眼,眼眶又紅了。

    她平素都不敢惹老太太,更何況現在還懷著身孕?

    老太太眼疾手快地拿了支票,她半個字都不敢說,只能先打電話告知了江志遠,爾后,便跟著老太太,一起來了醫院,想要將這事情給解決了。

    她的為難,江文秀一眼看透。

    說不出什么苛責的話,臉色難看地朝向老太太,一板一眼道:“媽,這錢你還真的不能拿。那幾個學生欺負人到這種程度,已經觸犯法律了,都得坐牢的,不可能私了。”

    “怎么就不能私了了,撤案就好了,一百萬,做什么不行,告什么告?!”

    “撤不了!”

    江志遠氣得聲音都抖起來,“你趕緊把支票拿出來。”

    老太太也急了,看情況不對,轉身就要下電梯。

    江志遠拿她沒辦法,江文秀頭大的不行,抬手攔住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手搜。

    “文秀!”

    “放開我,你起開!”

    老太太將支票就帶在身上,連推帶罵,不讓她靠近。可惜她上了年齡,力氣到底不如江文秀,沒一會兒,揣在褲兜里的支票便被江文秀給搶了去。

    驚怒交加,老太太身子穩住,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

    響亮的耳光聲,回蕩在幾人耳邊。

    江文秀頂著個巴掌印,氣息不穩,手指抖著,將支票拍進了江志遠懷里,轉身走了。

    她這一天被九中的領導找了好幾次,心理壓力本就不小,這會兒又看見自己親媽這副嘴臉,還突然挨了一巴掌,快步往樓梯口走,眼淚都掉了下來。

    宋康安帶著兒子剛從洗手間出來,便目睹了媳婦被丈母娘扇巴掌的一幕。

    他臉色一變,還沒來得及走過去說什么,牽著的兒子已經掙開他手,小炮彈一樣地沖撞到了老太太身上,手腳并用連捶帶打:“打我媽媽,讓你打我媽媽,你個老巫婆!”
真人游戏在线观看高清